拼多多盗版江湖里,我的书被盗卖了2亿元

作者 | 陈法善 2022-09-28

「核心提示」

便宜,是盗版书的挡箭牌吗?

作者 | 陈法善

编辑 | 刘杨

原价几十元、上百元的书,在拼多多低至十几块、甚至几块钱就能买到。让书跌破地板价的不是让人谈拼色变的“砍一刀”,而是明目张胆的盗版。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刘亮程被盗版困扰20多年。根据刘亮程目前取证的情况,在拼多多,他的作品被盗卖的总金额达到了2亿元。

2019年,拼多多与中国出版协会签署《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协议》,宣布将重拳打击销售盗版书,但效果甚微。从文学经典到当下流行的畅销书,在拼多多都能找到“打骨折”的盗版。

平台上售卖盗版书,拼多多应该承担责任吗?出版社、作家与消费者的维权之路,还要走多久?

1、500多万本盗版书,谁赚到了钱?

“拼多多有90多个网店在长期售卖我的《一个人的村庄》《遥远的村庄》《凿空》等盗版书,盗卖数达10万+的就有30个网店,合计盗卖数额达500多万本。按目前正规图书的定价和版税,盗卖金额达2亿元,给作者造成的直接版税损失超过2000万元。”

近日,作家刘亮程发文公布了其作品在拼多多上被盗卖的情况。

盗版书在拼多多大行其道的秘诀在于低价,常常以不到正版书半价,甚至两三折出售。以《一个人的村庄》为例,正版书标价68元,拼多多上的盗版最低14元就能买到。

拼多多上低价售卖的刘亮程的盗版作品

超低价显然扰乱了图书市场正常定价。“出版社为跟盗版书竞争,也长期以最低价甩卖,盗版书逼迫正版书跟它走价,对正版书市场造成极大伤害,也造成许多出版社亏损,却养肥了一群不法盗版书商。对众多作家来说是极大的伤害和不公平。”刘亮程说。

他坦言,作为一个作家,熬过了地摊店卖盗版书猖獗的这个世纪初,熬过了地面书店逐渐规范使盗版书难以进入的近些年。原以为盗版书可以被遏制,可是等来的却是拼多多这样更大规模、对盗版商来说更加安全便捷的网络盗卖平台。

“一本书被盗版售卖了20多年,真是让我心酸。这20年来,我走到哪都能遇到读者拿着盗版书让我签名。明知是盗版书,也要签,因为盗版书也是读者拿钱买的,读者是无辜的。”刘亮程说。

面对拼多多商家的大规模侵权,刘亮程也曾犹豫过。他对《豹变》表示,其实很早之前就发现拼多多上有大量店铺在卖《一个人的村庄》盗版书,但是个人根本没办法去举报维权,拼多多设置的举报流程太复杂,量又大,根本处理不过来,效果很不理想。

“最近下定决心请律师,走法律渠道,由律师去调查取证,前后花了20多万元。诉状已经交到北京的法院,进入起诉阶段,还得等一段时间,具体哪天开庭需要法院来定。”刘亮程说。

即便聘请了律师,但在拼多多法务团队面前,刘亮程仍深感个体的无力:靠一己之力诉拼多多的维权行动可能会失败;它有强大的法务团队,多少作家和出版社跟它打官司都不了了之,因为跟它耗不起;相对于拼多多这样的大平台,作家和出版社都属弱势群体。

2、买盗版书“真香”?

今年8月,在江苏读大学的刘丽花25.8元在拼多多购买了一本《1984》,到手才发现买的是套装,一起发货的还有《动物庄园》《局外人》两本书。

“买之前不知道正常书价是多少,还以为是一本书,到手三本,肯定是盗版了。”刘丽说,“质量一般般,无异味,纸质有点糙,毕竟很便宜。”

当被问及是否会找拼多多维权时,刘丽表示:“不会,买之前自己也有侥幸心理,书到手就看了,很薄一本,半天就能读完。不想花太多精力在维权上面,读完拉倒。”

虽然踩了盗版的坑,但刘丽也承认盗版书的价格“真香”,不排除未来可能会继续买盗版书。她说:“主要看书的类型,专业书、考试辅导书肯定买正版,闲书、功用性不强的书,应该哪里便宜在哪里买,毕竟还是学生,消费水平就这么高。”

一些有黑色“品牌”标识的商家也涉嫌出售盗版书。9月20日下午,《豹变》在一家“品牌”黑标店看到,畅销书《三体》最低6.54元起售,18.54元就能买到《三体》全3册套装,已售出1.2万件。而在京东图书自营店,相同版本卖68.4元。

黑色“品牌”标识是拼多多给予一些资质较好的商家的特有标识,在用户搜索商品时,更容易获得用户信任,提升转化率。

一些买家在该店的评价区留言:“很明显盗版,有文字重叠印刷、纸张破洞、容易掉纸屑等问题”“书味道很大,很上头,看一会闻着头疼”“跟在书店买的厚度不同、颜色深浅也不同,纸张太薄”……

盗版书买家投诉的质量问题

《豹变》随机联系多位拼多多卖家,询问店里卖的低价书是否为正版时,这些卖家并不隐瞒自己卖盗版书,“不是正版,是影印版,内容都一样”。

盗版书“真香”背后,是巨大的图书下沉市场。今年4月,拼多多发布的《2021多多阅读报告》显示,在两季“多多读书月”活动期间,来自农村地区的图书订单量、图书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54%。

低价是抢占农村等下沉市场的重要因素。拼多多2021年财报显示,全年GMV约24410亿元,累计订单610亿件,由此计算,平均每笔订单约40元。

过去几年,拼多多依靠下沉市场崛起,但是当用户规模接近天花板时,想要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显然不现实。截至2021年底,拼多多活跃买家数为8.69亿,仅同比增长约10%。为了应对增速放缓,拼多多正削减营销费用支出,由此引起的补贴减少或将导致下沉市场价格敏感型用户的流失。拼多多想要靠低价满足客户正变得越来越难。

3、低廉的侵权成本

为了撕掉盗版的标签,近年来,拼多多签约郑渊洁、莫言等知名作家,举办读书月、购书补贴等活动,但这并没有扭转盗版泛滥的局面。

如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莫言的《蛙》,在出版社京东自营店卖32.33元,而拼多多一家店铺卖11.96元包邮。有买家在评价区留言称:这是盗版。

业内人士表示,盗版书难以断绝的重要原因在于,拼多多较低的入驻门槛,以及花2000多元就能搞定的出版物经营许可证,这些都降低了商家侵权的成本。

一位电商代理商表示,入驻拼多多门槛比较低,企业店铺、个人店铺一般只需缴纳1000-2000元基础保证金。而同样有盗版书在售的抖音电商,图书类商家的保证金为2万元。

此外,申请卖书所需的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也不是一件难事。《豹变》以办证的名义联系一家证照代办公司,客户经理表示,2200元包办理注册执照和出版物经营许可证,7-10天下证。

“提供个人身份证正反面照片就行。没有实际经营地址也没关系,我们包申请。”该客户经理说。“不需要你往外跑,我们全程代办,开网店一点问题没有。”

2200元包办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豹变》随机点开10家疑似涉嫌售卖盗版书的店铺,发现这些店铺注册时间普遍不长,有8家是在今年才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等资质。其中有一家今年6月15日取得经营资质,目前已售出2.2万单图书。

在这家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哈利波特》(1-7册)仅卖53.8元,而同样版本在当当网的出版社旗舰店售价为292.1元。一些买家在该店铺评论区留言称“应该不是正版”,“纸不太好,但这价格别想了”。

实际上,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成了一些盗版书商的“护身符”。在黑猫投诉平台,一位在拼多多购买过盗版书的用户称,买到盗版书后,拼多多以对方有出版物出售许可为由拒绝退款,但有证只能说明商家可以出售出版物,却不等于出售的一定是正版书。

而从售后的角度看,用户在举报商家卖盗版书后,拼多多的处置也难以对商家形成威慑。用户李思表示,他曾在拼多多上举报过盗版书,等待客服审核24小时后,系统提示:审核已完结,对核实有违规行为的商家,拼多多将计入店铺考核。但五天后,该购买链接依然有效,他也不确定商家受到了什么惩罚。

浙江一位电商从业人士对《豹变》表示,拼多多主打低价,会吸引很多贪便宜的用户,就难以避免假货和盗版,平台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打不尽的,如果举报核实,会罚款,但不一定清退,罚金变为拼多多的资金周转。”该人士称。

4、不知情就能免责?

在向拼多多维权的过程中,刘亮程、王兴川等作家都表示,平台的“避风港原则”增加了维权的难度。

所谓“避风港原则”是指发生著作权侵权时,当网络平台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网络平台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网络平台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网络平台不承担侵权责任。

在实践中,该原则容易演变为网络平台拒绝承担侵权责任的挡箭牌:不通知、不负责;你通知、我删除、我免责。

刘亮程认为,平台借口不知晓网店在卖盗版书就可以免责,这助长了盗版商的侵权行为。

“拼多多真不知道自己售卖的几乎全是盗版书吗?经律师取证后给拼多多数次发函,拼多多虽然下架了部分网店的书,但紧接着改头换面的网店又开始大肆销售,一些网店只停售几天便又开始明目张胆地售卖。”刘亮程说。

他表示:“对此我们律师做了取证,证明拼多多对已经举报的盗版书并未有效监管,而是不管不问任由销售。之前许多作家跟拼多多打官司也都是这样的结果,盗版书并没有停止销售。拼多多永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它创建的就是一个适合卖盗版书的平台,它怎么能让盗版书消失呢?”

北京市京师(南京)律师事务所陆小红律师认为,“避风港原则”主要是指拼多多以不知情为原则,在面对知识产权权利人主动通知时,才按照法律规定,采取“通知-取下”规定,制止侵犯著作权行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不告不理”。但拼多多上盗版书大量存在,且有大量负面信用评价,显然不能以“不知情”置身事外。

“除了‘避风港原则’,还有一条‘红旗标准’,指如果平台经营者实施侵权的情况已经像一面鲜亮色的红旗在平台面前公然飘扬,以至于平台能够明显发现他人侵权行为的存在,则可以认定平台的‘知晓’。此时拼多多应主动采取必要措施,否则应当承担连带责任。”陆小红表示。

“‘红旗标准’在《民法典》中也有明确体现: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陆小红说,“此外,当侵权发生时,权利人有权通知平台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平台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9月9日,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22”专项行动。其中包括加强对网络平台版权监管,依法查处通过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电商平台销售侵权制品行为,坚决整治滥用“避风港”规则的侵权行为,压实网络平台主体责任,及时处置侵权内容和反复侵权账号,便利权利人依法维权。

拼多多把“便宜”写进了企业Slogan,但“便宜”显然不应成为盗版的挡箭牌。

(应受访者要求,刘丽、李思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