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告别」两会

作者 | 朱晓宇 2023-03-14

「核心提示」

今年三月,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等互联网大佬因为届满卸任缺席两会,来自新能源汽车、芯片、人工智能等行业的掌舵人,代替他们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建言献策。回顾大佬们的两会提案、议案,可以观察到整个行业的走向,他们的两会经历,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半部历史。

作者 | 朱晓宇

编辑 | 刘杨

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少了一些互联网大佬的身影。

对比去年11月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22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名单》,中国前十名互联网公司的“一把手”均没有出现在今年两会。来自新能源汽车、芯片、人工智能等行业的掌舵人,如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中创新航董事长刘静瑜、邦普循环董事长李长东、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成为了全国两会的“新人”。

互联网科技圈的老面孔中,可以看到科大讯飞刘庆峰、小米雷军、58集团姚劲波、360集团周鸿祎继续活跃在两会,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曹鹏、知乎CEO周源等人则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

而过往两会中比较活跃的几位互联网巨头掌舵人——雷军、马化腾、李彦宏、丁磊,除了雷军留任外,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因任期届满卸任。

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的“告别”与雷军的“连任”,或许各有其因。回顾过往这些大佬们的提案、议案,虽偶尔有被吐槽,但是也有从行业的角度、公司发展的角度总结出前瞻性问题。

无论互联网未来驶向何方,以及这些大佬们是去是留,他们的两会经历都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史的一部分。

1、马化腾:从“被质疑”到“再造腾讯”

2013年,是马化腾担任全国人大代表的第一年。也是他走出深圳进入北京“任职”的首年。

此前,马化腾担任过深圳市第四届、第五届人大代表。在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前三年,他一直在地方两会上将“加强互联网信息安全立法”作为自己的议案。

马化腾当时称,在腾讯和360持续长达一个多月的“3Q大战”中,没有相关政府部门出来约束和监管双方的恶性竞争。此举引发不少网友质疑,有人认为马化腾是借机“报仇”。

直到第四年,他才把议案的方向转为支持科技企业建立金融平台。

或许是因为有了马化腾的助力,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金融的关键词转变为“规范”,不合规的网贷平台得到了整顿,以微信支付为代表的金融平台,得以在良性的金融环境中进一步发展。

2017年,马化腾在两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谈到人工智能就会焦虑。那一年是腾讯和阿里人工智能竞争最激烈的阶段,阿里对外高调成立了达摩院,腾讯也宣布内部设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腾讯AI Lab)。

接下来的一年,马化腾带着数字中国、工业互联网等8个建议来到了两会,一度引发了科技行业关于“产业互联网”的讨论。

同样是在2018年,腾讯遭遇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先是3月的游戏版号停发,让腾讯游戏业务遭遇重创。然后在5月,一篇名为《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认为,腾讯在组织效率方面存在问题,并且没有了创新的动力。腾讯主要创始人张志东在朋友圈转发评论称,有些内容不符合实际,但尖锐批评是好事。

在9月的一次高管会议上,马化腾在发言中提了两个问题,直指公司战略和组织架构:云是不是腾讯一定要做的,以及腾讯上千名总监级别的干部里面,30岁的有多少。前者的结论是“一定要做”,后者统计的结果是“不到10个人”。

随后,腾讯完成了公司史上被称为“930变革”的组织架构调整,将此前的七个事业群变成了六个,新设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与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CSIG肩负起了再造腾讯的重任。

回顾马化腾的两会议案,从2018年到2022年,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始终是他的核心观点。从产业角度看,中国具备了推动数字经济的技术基础和市场预期。

而在“930变革”之后,腾讯近些年也是按照互联网到互联网+再到产业互联网的路线发展的。这种路线不仅让互联网完成了人与人的连接,形成了消费者网络,还让互联网+连接扩展到企业,形成了人与企业的外部连接,使得腾讯的商品与服务能够快速传递给用户。

2022年,马化腾带着数实融合、助力实体经济等6个建议参加了两会。到了年底,腾讯在线上召开内部员工大会,马化腾发表了深刻的讲话,称留给腾讯某些业务的时间不多了,并表示将通过内部反腐的手段整顿公司。

向来以低调著称的“小马哥”,似乎又活跃了起来。

2、李彦宏:连续八年提案人工智能

算下来,李彦宏进入全国两会与马化腾是同一年。而作为大佬界的颜值“天花板”,全国政协委员李彦宏每一次带着提案进入两会,总能得到更多的关注。

2013年,李彦宏带着“减法”的提案进入两会,他当时对媒体解释,有时候政府部门不一定要做加法,做减法未尝不可。在提案中,李彦宏鼓励民营企业海外上市(VIE),取消投资并购、资质发放等方面政策限制,并建议取消公共场所无线上网身份认证。

取消对于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协议控制)的政策壁垒,似乎与当时百度在国内遇到的困境有一定的关联。2012年12月,百度发行了15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其利率创下中国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券新低,并且远远低于国内融资成本。允许取消投资并购限制,也能让百度在国内市场更好地募集到资金。

2014年,李彦宏的提案不再局限于自身所处的行业,而是开始关注中国经济和社会整体的发展进步。如建议国家鼓励民营企业进入火箭、卫星发射等领域,提升航天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这一年的两会尤其热闹,以互联网、手机、电脑等为产业代表的科技企业掌舵人,成为2014年两会中最耀眼的“明星”。企业家们的提案和观点成为各行业热议的话题。尤其在当年的政协记者会中,李彦宏更是直言,“互联网是上天赐给中国的一个机会,互联网会使中国变得更强”。

2015年到2022年,李彦宏的两会提案全都涉及人工智能(AI),甚至在2017年和2019年,他的提案事项全部都是人工智能。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出现在了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则是技术百度喊出“All in AI”的一年。

纵观李彦宏的提案和百度AI的发展情况来看,这些年百度在人工智能、尤其是智慧交通领域的发展方向几乎毫不动摇。

尤其是今年大火的ChatGPT,更是让李彦宏和百度的“执着”有了翻盘的希望。

3、喜欢“吐槽”的丁磊

在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两会之前,丁磊曾经担任过地方人大代表。

2007年,丁磊被选为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从任职初期开始,丁磊就开启了“吐槽”模式。据媒体公开报道,在当选初年,丁磊就在人大代表组团视察时质疑广州的新歌剧院停车位太少。

2009年,丁磊质疑食品安全现状;2010年,丁磊又对广州的人才政策表示了不满,称广东政府没有为人才提供几十万平方米的廉租房;2011年,他又吐槽广东人穿衣打扮太随意,不是很有品味,被不少广东人骂。

2007到2012年,丁磊作为广东人大代表,主要发挥的作用是通过“吐槽”的方法,改进政府的工作内容,具体的实质性方案很少有。

2018年,丁磊首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亮相两会,入场第一天,丁磊一身西装领带搭配运动鞋,喜气洋洋笑眯眯面对记者时提醒,“今天我的身份是全国政协委员,希望大家不要聊太多公司相关的问题。”

参加全国两会后,丁磊的建议也开始“务实”,2018年的提案涉及儿童、青少年教育以及养老和医疗健康。2019年,丁磊继续在教育方面发力,带来了关于智能教育、电商扶贫等提案。在2019年初的财报电话会上,丁磊曾表示“2019年我们会在电商、在线教育、音乐这几个赛道里面更专注地去做。”

2018年以来,丁磊在全国两会提交了超过30份提案,内容涉及智慧教育、数字创新、新能源、数字化养老等。

2022年是丁磊参与两会以来提案最受关注的一年。这一年他提出了《关于统一智能电子设备充电器标准端口,进一步减少电子垃圾助力碳中和的提案》。

自媒体人于平发表文章公开质疑丁磊及其提案,认为统一智能设备充电端口会阻碍技术创新。文章发布的第二天,于平收到了网易的撤稿函,并且要求其公开致歉。于平再度反击,发文称,《我被丁磊威胁删稿了》。

此事被曝光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于是丁磊立即发布致歉信,并回应了关于统一充电端口标准是否会阻碍行业创新的争议。

虽然事件已被平息,但是这次事件引发的舆论讨论和网易公关处理负面消息的手段,让丁磊和网易经受了一次巨大的风波。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丁磊是他见过的互联网大佬中唯一的一个快乐的企业家,不知道丁磊告别两会之后,有没有更快乐。

4、雷军的十一年两会长跑

几位互联网大佬中,雷军是坚持时间最长的。

小米手机创立的第三年,凭借高性价比的产品和强大的营销功能,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代表性企业之一。而小米的辉煌,也为雷军带来了政运。

2012年,有媒体报道,雷军在政府会议上被时任北京市委书刘琪表扬,不久之后雷军当选了北京市人大代表。

在2012年的北京两会上,雷军提交了一项名为“优化中小企业创立流程”的议案,呼吁政府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的支持和引导,以及优化高科技企业工商注册流程。彼时的小米正在渡过艰难的创业过程,雷军带着切实感受为中企业小发声。

201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雷军称,在自己任期的5年内,希望推动中国的《公司法》做一些调整,使其更有利于中小企业的成长与壮大。

雷军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2016年,雷军携“农村互联网”和“《公司法》修订建议”两个议案出席两会。不过外界似乎对雷军和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两会坐在一起更加印象深刻。雷董二人在2013年以“10亿”为赌注,赌两家公司五年之后营收谁更高。两会上,面对媒体,董明珠笑眼盈盈地看向雷军,而雷军相对一脸严肃地低头整理文件。

盘点雷军这些年的两会议案,也能发现一些规律。2013年步入全国两会,他的议案路线就已经非常清晰,从智能家居着手,到提出完善创业的建议,之后更是从产业链的方向提出议案。到了2020年,雷军将智能硬件、创企融资建议以及卫星网络等议案一并提出。

这些议案与小米的发展路线非常吻合。2015年,雷军建议制定智能家居国家标准。在这之前,小米已经投资多家硬件创业公司。2016年,雷军再次提出改善创业环境的议案,在这期间,小米投资入股的生态链公司如石头科技等接连上市,为小米赚到了不少投资回报。后续4年,雷军基本围绕着智能家居来布局。

到了2022年,才是雷军议案风格的转折点。

这一年雷军的两会议案开始聚焦新能源汽车,而在前几个月,雷军于2021年底的发布会上高调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并且未来将投入1000亿元造车。

作为千亿企业的掌舵者,雷军猛地掉头转向也有迹可循。2021年底,在高调宣布all in造车的前不久,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美团被反垄断调查,于2021年10月被相关部门罚款共计34.42亿元。美团之前,阿里也被反垄断处罚。

市场似乎嗅到了某种味道——互联网鼎盛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巨头纷纷调整发展方向,小米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