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烧钱、理想改路、小鹏缺电池:为什么造车新势力股价暴跌?

作者 | 潘涛 2021-03-10

「核心提示」

2021年初,新能源车企被捧上“神坛”,短短三个月后,新势力们集体哑火,特斯拉股价腰斩,蔚来、理想、小鹏更惨。短暂的疯狂之后,新能源汽车的市值正在将泡沫挤出,即使漂亮的财报也留不住投资者。

作者 | 潘涛

编辑 | 张洋

新能源汽车正在从高点滑落。

年初,特斯拉股价突破900美元,马斯克冲上世界首富,蔚来、理想、小鹏跟着一路飞涨,新能源汽车形势一片大好,引得百度、小米、富士康前来凑热闹。

才过去三个月,新能源汽车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大变脸,特斯拉受科技股影响,股价连续5天大幅下跌,截至3月8日已经跌破600美元,市值较最高点跌去4000亿美元,几近腰斩,相当于跌去一个茅台的市值。

带头大哥带头下跌,蔚来、理想、小鹏无一幸免,蔚来股价从66美元跌到35美元,市值跌去375亿美元,理想股价也从最高47美元跌到21美元,跌幅55%。小鹏攀上76美元的高点之后,一路跌到26美元,跌幅高达65%。

股价下跌的过程中,蔚来、理想、小鹏陆续发布2020年年报,三家交付量稳步提升,毛利率改善,亏损收窄,亮眼的财报依旧抵消不了投资者对新能源泡沫的恐惧,股价还在下跌。

资本认为新能源的行情过热,曾经积极投资新能源的高瓴资本,在2020年末带头清仓三家造车新势力的股票,认为他们市值明显过高。

交付量攀升,卖一辆亏一辆

李斌曾说“你不能指望一个4岁的孩子养家”,现在蔚来6岁了,还在靠投资人喂养,然而资本市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根据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三家造车新势力的交付量都创下了新高,环比增长均超过4成,理想的增长最快,增幅甚至将近7成。

全年来看,蔚来和小鹏的交付量都实现了翻倍,理想迈过了3万辆的交付门槛,年交付量仅次于蔚来。

2020年,蔚来的毛利率持续优化,第四季度毛利率从第三季度的12.9%继续上涨到17.2%,全年毛利率也达到了11.5%,接近燃油车的平均水平。

不过,运营的资金依旧耗费巨大,2020年蔚来亏损比2019年缩减53%,但依然亏了53亿元,相当于卖一台车还要亏损12万元。

侠之大者,赔钱造车。

用户听了这个数据高兴,投资者听了就要抹眼泪了。2020年,随着小鹏和理想相继在美股上市,新势力赔钱造车的旗帜,也有更多人扛了起来。

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的毛利率还停留在-3.6%,毛利亏损3611万元,直到第三季度,小鹏才首次实现4.6%的正毛利率转,但亏损也毫不含糊,达到了11.48亿元。

2020年第四季度,小鹏毛利率进一步提高,达到历史最佳的7.4%,带动全年毛利率达到4.6%。相比于2019年的-24%,一年时间,小鹏算是进步神速。但想要脱离亏损,小鹏还需要时日。财报显示,2020年小鹏净亏损仍然高达27亿元。

相比蔚来和小鹏两兄弟,以“抠门”著称的理想情况要好一些。2020年,理想毛利率从一季度的8%一路上涨,全年毛利率为16.4%,三家之中最高。不过净亏损还有1.5亿元,差一点摸到盈亏平衡的交界线。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理想第四季度的净利润为1.075亿元,首次实现了季度净利润为正,也是造车新势力中首家见着“回头钱”的企业。

不过,这一情况的前提不能忽略。在财报会议上,理想CFO李铁透露,四季度净利润转正主要得益于短期理财产品投资产生收益,理想第四季度为1.7亿元,即扣除投资收益,理想第四季度还是亏损的状态。

能否实现持续盈利,关键还得回到汽车业务上来。理想虽然已经非常接近这一目标,但仍没能跨过这道坎。

随着交付量的持续攀升,成本摊薄,蔚来、理想、小鹏的经营数据都有向好的变化。

问题是,向好的趋势并不能掩盖亏损的事实,股价的涨幅远远脱离业绩的增长,导致资本市场信心不足。

香椽就曾炮轰蔚来,认为其股价应当腰斩。新能源近期的低迷,正在印证此前的做空。

股价低迷意味着融资没那么容易了。蔚来在1月初,趁股价在高位时,发行了一笔13亿美元的可转债,成功补血,但理想和小鹏还没来得及发,股价就跌了下来。

2021年,是三家造车新势力储备新产品的关键一年,蔚来的ET7、小鹏的第三款产品、理想的X01,均需要大量投资,而股价低迷时,就难以利用上市公司的地位,为产品及时“输血”。

蔚来烧钱,理想改路,小鹏缺电池

股价低迷之外,刚熬过生死线的三家,也各有各的隐忧,稍有不慎,就可能被第二波造车新势力赶超。

理想选择增程式的路径,走了解决里程焦虑的捷径,让公司在三家之中成长最快,不过政策红利在今年结束了。

2月10日,上海发布《上海市鼓励购买和使用新能源汽车实施办法》,通过差异化安排,加大了对纯电动汽车的支持力度,并明确自2023年1月1日起,对消费者购买或受让插电混动汽车的,不再发放专用牌照额度。

除了上海,在北京,混合动力车也只能用燃油车指标购买。

理想的政策红利到此结束,李想不得不开启动纯电动车项目,首款纯电动车计划在2023年发布。

创初创时的融资不顺,到如今的牌照问题,都是理想选择增程式路线落下的病根儿。这一技术路线在大多数汽车公司看来不过是一种过渡技术,在理想之前,通用的沃兰达也曾走过这条路子,但在2019年3月就彻底停产了。

等到理想在2023年发布纯电动,蔚来、小鹏,甚至特斯拉又在这条路上跑了多远?走了捷径,终归还是得着补回来。

相比之下,蔚来没有路线问题,但重度的用户营运,导致营销成本居高不下。2020年,蔚来做出过压缩成本的行动,但依然改不了“大手大脚”的习惯。

据蔚来在财报会议中披露,未来公司还将在充换电网络和销售服务网络方面进行积极扩张。在李斌看来,目前智能电动车最重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的基本策略是只要是有雷克萨斯、奔驰、宝马、奥迪的城市,我们都会建一个线下的门店。”

2021年,只要是有奔驰、宝马、奥迪的地方,蔚来的线下门店都将完成覆盖,即便“很多都是三、四线城市”。

随着一线城市的市场日趋成熟,下沉是必经之路,但选址在中心商圈的NIO House和配套的销售人员,势必又是一大笔支出。

小鹏不到操心销售网络的问题,最基本的电池还没搞定。小鹏P7磷酸铁锂电池版近期上市,使用磷酸铁锂电池最直接的好处是降低成本,但电池便宜了,新款车型的售价却和三元锂电池版本车型的起售价相同,但续航却减少了。

小鹏虽然在部分配置上进行了补偿升级,但这样的调整依然引发了不小争议。

此外,磷酸铁锂电池供应还不稳定,在财报会议上,何小鹏坦承在电池供应上有一些“挑战”,“因为磷酸铁锂电池是一种全新的电池,我们会也会加强与电池供应商的合作,在二季度会是一个爬坡的过程”。

三家需要面对不同的隐忧之外,还要面临所以车企需要面对的缺芯问题。蔚来财务副总裁曲玉坦承,第二季度,电池和芯片的供应确实限制了蔚来每个月的交付量,“大体会保持在7500台左右。”

造车新势力需要靠交付量来验证商业模式,树立品牌,但全行业缺芯,导致这个任务难以完成,无法及时建立自己的护城河,而给了第二波造车新势力更多准备时间。

成于特斯拉,困于特斯拉

三家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都是特斯拉的粉丝,加入造车大军,多多少少受马斯克的启发。

特斯拉已经不仅是一家公司,而是整个新能源市场的风向标和天花板。

在特斯拉股价一路飞涨的带动下,蔚来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理想和小鹏也吃到了上市红利,股价最高攀升至47和74美元——比如今高出一倍还多。

特斯拉股价下跌时,造车新势力的价值也随之被调整。

三家造车新势力既受益于特斯拉对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教育,又受到特斯拉的掣肘。

特斯拉入华后,频繁降价,一直压缩造车新势力的市场空间。

2020第三季度的电话会议上,李斌就曾表示,特斯拉在国内的第一次降价对蔚来的订单有一定影响,“但是之后以及最近的降价都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

交付数据说了一切:一个季度过去,蔚来的确顶住了。这样的成绩给了李斌更大信心。

今年年初,Model Y公布了国产价格,最高降幅超过16万,引发一波爆炸式“哄抢”,特斯拉官网一度短时瘫痪。在3月2日的财报会议上,李斌再一次面对特斯拉降价的问题。

“这确实带动了他们短期的需求”,但他表示蔚来并不会采用“脉冲式”降价。

马斯克在今年1月的一次访谈中,他曾谈到:"我猜测特斯拉最具有竞争力的对手,可能会是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此时,不少人猜测这家中国公司很可能就是指蔚来。

在李想看来,理想才是那个“天选之子”。

理想发布财报前夕,李想在一封内部信中,为理想定下了一个“五年计划”和“十年计划”。

按照规划,2025年理想的战略目标是拿下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2030年则更进一步,成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他的策略是增程式和纯电动双管齐下。

而在小鹏的超越计划中,走的是自动驾驶技术路线。

通过将与自动驾驶相关的软硬件技术、工具、算法和数据系统等悉数掌握在手中,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实现了全栈自研,以实现快速迭代升级。而除了特斯拉,小鹏则是唯一的、同样宣称要实现智能软件全站自研的车企。

2020年11月,小鹏在广州车展上发布了新一代自动驾驶体系,并宣布将于2021年推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

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小鹏汽车有特斯拉软件的旧版本,却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

何小鹏在朋友圈隔空回怼:“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所有人都想掀翻特斯拉,但当某一天“泡沫”真的吹破,首当其冲的除了特斯拉,还有紧随其后的造车新势力们自己。

面对股价闪崩,蔚来、理想、小鹏、特斯拉的创始人们不妨抱团取暖,拍一张合照,文案都想好了:四个大汉,在忆苦思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