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辞去拼多多董事长,身家4500亿,“退休”后要做科学家?

作者 | 沈方伟 2021-03-19

「核心提示」

一向以速度著称的拼多多,连老板“退休”的速度都更快。继黄峥把CEO的棒交给陈磊不到一年,董事长的重担也给了陈磊。这一举动跟他的“导师”段永平如出一辙。41岁的黄峥有意放权,拼多多将去向何方?

作者| 沈方伟

编辑| 邢昀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41岁作出了人生的又一重大决定,退出拼多多公司管理。这一举动跟他的“导师”段永平如出一辙。

3月17日,黄峥在2021年度股东信中宣布,将董事长职位交由现任CEO陈磊接任,而这距离黄峥将CEO职位交班陈磊仅仅过去八个月。对于这场离任,黄峥自己的总结是,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伴随本次调整,黄峥独有的1:10超级投票权也将失效,未来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投票决策。不过他依然是拼多多最大股东,持股28.74%,承诺未来3年内锁定股票不出售。

关于自己未来方向,这位创始人在股东信中的规划为投身科研,关注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例如研究农作物种植,控制马铃薯、番薯、西红柿中的重金属含量,提高微量元素的比例。

一家市值近两千亿美元的公司,创始人在公司最辉煌的时刻中途选择离场,经此之后,拼多多将去向何方,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黄峥时代:拼多多像轻骑兵

七千人的拼多多,过去几年中像一只轻骑兵,以速度见长,四处征伐。

在外界看来,黄峥作为这支军队的主帅,长于战略规划,用三年将拼多多带上市,五年抵达两千亿美元市值俱乐部。

拼多多并非仅由黄峥的战略构成,真正组成今日拼多多的,除了宏观的战略构想,更多是来自每个微小的细节,无数个人的合力。

在今天的拼多多总部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如果你拦下一个入职两年以上的拼多多老员工,他大概率无法说出自家公司其他什么业务,甚至不知道公司占据了哪些楼层。

这是拼多多与其他公司最大的不同:独特的组织架构,黄峥则是这套制度的缔造者之一。社交平台有人援引接近黄峥的相关人士总结,黄峥的管理风格可以非常微观,把工作细节切分到像素级别。

拼多多没有明确的大部门和事业部,仅由数百个小组组成。在日常运营中,小组与小组之间不能往来,合作必须报由上层管理者,有时候是黄峥亲自审核后才能联系,每个员工需要做到的,就是不断重复完成他们的像素。整体风格与富士康无异。

依靠这套制度,拼多多快速崛起。数位拼多多员工曾告诉豹变,在很多部门内,单个员工的工作效率能够对标同类公司3-5人的工作效率。

这正是拼多多式速度的核心,过程导向的管理模式,道路和战略是铺设好的,员工不需要任何主观能动性,只需要按照铺设好的道路,不断达到最高程度的完成即可。

黄峥不仅是制度的缔造者,也是制度的积极践行者。

据资深媒体人李翔讲述,他在与一位拼多多相关人士接触中了解到,黄峥真正做到了事事亲为,他会在内部办公软件knock上干预每一个管理细节,睡在社区团购仓库一线,小到直接提问题整改,大到对于自己的亲信高管也会在oa系统里抽查工作状况。

关于黄峥在这家公司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他的总结是,一只巨大的蜘蛛,盘踞在蛛网上,随时修补这张强大的蛛网。

就是这样的环境和模式里,黄峥带领的拼多多,像一支高效的轻骑兵。

陈磊+阿布时代,更加激进?

与拼多多模糊的公司架构相比,管理层架构一直非常稳定。

迄今围绕在黄峥身边的,均是多年来始终跟随、一起创业的“亲信们”,相较于各大互联网公司高管信息的透明,拼多多管理层长期以来保持着一定神秘。

本次接棒董事长兼CEO的陈磊,花名“土豆”,与黄峥同龄,是黄峥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校友,2007年黄峥回国首次创业便跟随在黄峥身边。据“新芒daybreak”从拼多多早期重要成员处获得的信息,陈磊之前在公司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后台,一路从架构工程师到技术负责人,为所有项目提供技术支持。

陈磊在拼多多时期最大的贡献,则是主导建设了拼多多核心的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通过社交互动基础和消费者差异分析,实现用户数据和商品推送的千人千面,在商家和用户之间建立起高效的供需匹配关系。

陈磊/图片来源网络

而更不能忽略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是拼多多COO,花名“阿布”,一个长期隐于幕后,更加核心的操盘者。

今天拼多多的成功,离不开2015-2016年阿布下定决心的强执行模式推广。

阿布本名顾娉娉,英文名Dora,公开信息显示其为黄峥的浙大学妹,2009年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士毕业,专业方向为数据挖掘。研究生期间便在黄峥的创业公司实习,毕业后始终跟随黄峥。

值得一提的是,阿布毕业论文为《基于商品类目结构的自适应推荐系统》,选题理念来自实习期间的观察,日后这一构想也成为拼多多的关键技术核心。这篇论文最后特别鸣谢了陈磊,以及黄峥、郑臻炜等人。

在拼多多早年阶段,阿布分管了拼多多技术、B端C端产品、运营、招商、行政业务,多位高管向其直接汇报,阿布实际承接了公司的CEO职责,在公司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直接对黄峥汇报。

在外界看来,阿布擅长强执行力,与黄峥的搭配形成了完美互补。如果没有阿布对于电商的坚持和数次推进,今天的拼多多可能仍然是一家游戏公司。

那为什么会是陈磊而不是更核心的阿布接棒呢?

此前曾有拼多多内部人士透露,阿布极度低调,不愿意直接被推上前台。在公司上市前,阿布实际承担了CEO的各种职责,在上市后为避免露面,才由黄峥同时兼任董事长和CEO。

而眼下,阿布正作为多多买菜的负责人,强力拓展买菜业务。过去几个月中拼多多遭遇的一系列员工猝死、自杀、劳资纠纷和工作环境的诸多讨论争议,也与阿布所主导的强力管理模式和制度有直接关系。

在陈磊执掌的拼多多中,阿布仍会在业务上深刻影响公司,而随着拼多多电商业务增速放缓,新业务与多家竞争对手直接相撞,不排除阿布在业务经营和管理上有更激进的尝试。

功成身退?仍有诸多现实问题

陈磊被彻底推向前台,黄峥完全“身退”了吗?

其实也未必。

拼多多2018年上市时,采取AB股+合伙人制度的模式确保黄峥绝对控制权。黄峥本身就是最大股东(彼时持股46.8%),又是唯一持有B股(1:10的投票权)的股东,算下来相当于拥有89.8%的投票权,对公司拥有绝对掌控能力。

而此次致股东信中,黄峥表示放弃B股超级投票权,也是进一步放权,相当于抛弃了AB股设置,如此一来腾讯、红杉等其他股东的话语权相应增强了,但是最大话语权还是掌握在黄峥手里,截至2020年11月,其持股比例为28.74%。

而黄峥也表示,自己名下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方式决策。

另外,拼多多还学习了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合伙人直接决定谁担任执行董事、提名CEO等,但是不少于5名合伙人时上述权力才能生效,目前合伙人是黄峥、陈磊等四人,未来黄峥是否会通过合伙人制度实现对公司的把控,目前不得而知。

伴随着黄峥致股东信到来的,还有拼多多2020年度财报。

拼多多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7.199亿,年活跃用户达到7.884亿,总订单量为383亿单,平均每个用户每年在拼多多下单48.5单。这个数字意味着拼多多首次成为中国电商用户规模最大的平台。

用户数增长的同时,成交额和全面营收增速也有所放缓。2020年,拼多多年度成交额近1.7万亿元,全年营收595亿元,增速均在下滑。

电商业务模式逐渐稳固,未来只剩下渐进性增长,黄峥在此时告别公司管理,希望“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实现公司的改变。

而拼多多目前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内部员工对于公司价值观认同的分化。2020年末,多多买菜新疆员工在下班途中猝死,揭开拼多多高速增长背后的残酷一面。社区团购业务被指开启全年午休模式,月工时400小时,普通岗位300小时。

紧随其后的员工跳楼自杀事件曝出,更多关于拼多多的劳资纠纷、监视员工、限制离职等问题相继浮出水面,将拼多多引向愤怒的公众情绪之中。一位前拼多多hr曾在脉脉上发帖宣告离职,但当事贴在发出半年之后,仍经常遭到各家公司员工在评论区持续攻击。

为了淡化一连串负面事件影响,公司放弃了筹备近半年的央视春晚合作,内部也试图改变严苛的工作制。

另外,尽管在上市三年来打击假货,但今天的拼多多仍然没能完全告别假货和违规商品问题。

自媒体“Young财经”于今年3月在拼多多进行了购物测评,平台购买的574本图书中,507本经多方鉴定为盗版书,选择维权时多数难与店家达成一致,而拼多多客户则辩称盗版并不属于假货。

退而不隐,段永平门徒路向何处

在黄峥发布的这份股东信中,引用了段永平曾经的理论,“长长的坡,厚厚的雪”,信中写道:

拼多多已经成为这样的一家公司,而要确保公司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有些探索现在已经是正当其时。

如果要在黄峥41年人生中选出对他影响最大的人,那个人一定是段永平。

2000年,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选择退休出走美国,将旗下公司一拆为三,分成步步高、OPPO、vivo各自发展,孵化出日后强势的ov品牌。在那之后,段永平以投资作为方向,缔造投资神话,远离商场江湖多年但依然传奇不断。

黄峥与段永平的故事早已被无数人谈起,段曾经带黄峥参加巴菲特午餐,建议他入职谷歌获得了第一桶金,支持他回国创业,坚持看好黄峥,给予拼多多天使投资,认为黄峥十年内必然会获得成功。

在早年面对媒体时,黄峥曾多次谈起段永平对自己的影响:“他不停的教育我首先要做正确的事,然后再把事情做正确”。他对段永平的定义是,导师

这位门徒始终坚持着段永平多年来传递的理念。首当其冲的当属拼多多的企业价值观“本分”,段永平认为,一家企业应该出于善意,不作恶,不赚不该赚的钱,此为本分。

只不过,这套本分的价值观看似美好,当下在拼多多的恐怖增速和高度集中的决策面前也可能空洞。因为管理者一人有权决定何为本分,何为不本分,员工只有执行。这也意味着一个人的决策失误,也有可能导向作恶,眼下拼多多遭遇的恶评和人心离散也与此不无关系。

与当初段永平出走一样,黄峥在信中宣布将发力农业科研,他的自我期许是,成不了科学家,但也许有机会成为未来(伟大)的科学家的助理。在他看来,要想确保一家企业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一些探索已经是正当其时了。

这也意味着,未来的十年,远离战场的黄峥可能会稍微轻松,但接棒的陈磊和阿布,将会更加直接的面对这家公司因增长而被掩盖的各种系统性问题。而随着增速放缓,问题将愈发显现,越来越多的压力和风险也将如期而至。

拼多多成为一家足够大的公司,但如何守住自己的基业和拓展新边界,仍然面临着诸多未知的挑战和不确定。

毕竟,这个市场上永远不缺少颠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