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思网校等四家线上教育机构遭通报:违规提前招生收费

作者 | 2021-04-24

作者 | 豹变 宋子豪

编辑 | 王珊

今年年初官方就明确了2021年大力监管在线教育行业,打击行业乱象的态度。

4月23日,北京市教委印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近期检查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

通报指出,近日,北京市教委会同相关部门针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招生收费、广告宣传、课程师资等内容进行了检查。现将有关检查结果通报如下:

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把学生从校外学科类补习中解放出来,把家长从送学陪学中解放出来。”

1月26日,中消协也把在线教育行业列为2021年重点关注对象,加大对违法失信行为等问题的监督力度。

此次通报中也不难看出,主要问题集中在违规提前招生收费、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和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三个方面。

其中,打击违规提前招生收费对应的就是之前一直在提的资金监管问题。很可能是因为之前在线教育行业的频频暴雷:

2020年10月,“优胜教育”被曝跑路,有家长称交40万打水漂。2020年12月,在线培训机构“学霸君”因经营不善“暴雷”,CEO张凯磊回应称: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等等。

而现今线上教育机构收取暑假班、秋季班学费,很可能已经违反了国家“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相关规定。

至于“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则明显对应在线教育的广告乱象,中纪委国家监察网站1月18日登出的《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中说道:“资本助推之下,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在线教育已成继电商、游戏之后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广告主”。

不但广告覆盖铺天遮地,其中不少以“名师”为卖点的广告(不管名师身份的真伪),很可能已经违反广告法:

广告法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最后一条,“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则主要针对过度促销、打折的不当竞争。

在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观察|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中指出:“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占领行业主导权,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挤垮中小机构造成行业发展不平衡的同时,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

而1月21日,光明日报上发表的《在线教育需要以人为本而非以资为本》也说道:“那些过度促销、打折、优惠的在线教育机构事实上已经在抬高资本的位置。”

虽然,官媒如此频繁的点出过度促销的乱象,但截至4月24日上午十点,在某些APP上还能看到几十元,甚至0元的低价优惠课的存在。

中国线上教育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在过去的2020年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官方选择在此时加大监管力度,无非是希望规范行业,让线上教育回归教育的本质。

毕竟教书育人,还是以人为本,不能把心思都放在融资和营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