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被查,阴阳合同1.6亿,背后牵扯哪些“京圈”资本?

作者 | 陈杨园、刘霞 2021-04-30

「核心提示」

郑爽曝出1.6亿“阴阳合同”,震惊的不只是吃瓜群众,也将“京圈”影视资本拉回到大众视野。郑爽是否会像“前任”范冰冰那样销声匿迹?“天价合同”背后的北京文化会重走华谊兄弟的老路吗?

作者| 陈杨园、刘霞

编辑| 刘杨

只有郑爽能打败郑爽。

“代孕弃养”风波三个月后,郑爽用1.6亿片酬刷新了吃瓜群众的震惊指数。

作为郑爽的前夫及前经纪人,4月26日,张恒在微博爆料了郑爽拍摄《倩女幽魂》77 天拿下1.6亿片酬的消息,208万的日收入超过A股八成以上的公司,而接近8.7万的时薪更是秒杀了众多打工人的年收入。

除了舍不得花钱给狗看病要将狗遗弃,以及在超市吃东西从不结账的趣味之外,张恒更爆料了郑爽以“阴阳合同”拿下1.6亿片酬、偷税漏税等消息,并在微博上向国家税务总局进行举报。

4月28日,央视新闻称,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经受理了郑爽被举报涉嫌偷逃税一事,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同时,北京市广电局也传出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4月29日中午,郑爽微博事务部作出回应,“税务部门已经在核实我的合约、个人税务、一切有关经济合同。我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结果会公布于众,感谢大家关注。”

幕布正在被掀起,无处遁形的不只是郑爽一人。

1、郑爽背后的“京圈”资本

“1.8亿希望。”2018年12月26日,知道新戏的原合同额为1.5亿后,郑爽在张恒发布的聊天记录里显得不太满意。

张恒发布的聊天记录截图

在这三个月之前,郑爽刚刚结束了“京圈”著名导演赵宝刚新剧《青春斗》的拍摄,拍过《渴望》《编辑部的故事》等经典作品的赵宝刚,在媒体面前不惜用“炸裂”来形容郑爽的演技。

或许是大导的肯定让郑爽有了底气,她对新戏《倩女幽魂》(后改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的片酬格外有信心。片方涨了1000万后,郑爽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77天片酬1.6亿的最终定价,“算算每天200万可以拿就算了”。

在张恒的爆料中,郑爽的母亲刘艳最终通过与《倩女幽魂》签订4800万片酬的“阳合同”,再利用旗下代持公司上海晶焰沙增资1.12亿元的“阴合同”,吃下了这份远超“限薪令”下“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的1.6亿巨款。

这是《青春斗》后,郑爽又一次站在“京圈”面前。《青春斗》的联合出品人之一是北京完美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文化掌门人宋歌的师弟池宇峰,正是这家公司的法人。

2004年,大院子弟宋歌与师弟池宇峰一同成立了完美世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四年后,从小对影视行业充满热爱的宋歌,又带领完美世界布局影视公司,向影视行业进军。

后来,宋歌掌舵北京文化,投中了《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战狼2》等爆款,成为了“京圈”的风云人物之一。

《倩女幽魂》再次选中郑爽,与这对师兄弟的认可不无关系。《倩女幽魂》由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公司出品,北京文化是这家公司的母公司,宋歌是当时北京文化的董事长、董事及总裁。

北京文化此前公告显示,《倩女幽魂》营业成本达到了1.95亿元,而郑爽1.6亿片酬的背后,则藏着北京文化内部的风云诡谲。

2020年4月,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点名北京文化通过《倩女幽魂》与《大宋宫词》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并指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随后,北京文化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对上述情况予以否认。然而,2021年1月4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北京证监局警示函显示,《倩女幽魂》项目涉及违规确认收入。

挥向郑爽的锤子也让北京文化陷入了更难堪的境地。

1月18日,张恒及朋友首次爆料郑爽“代孕弃养”的丑闻后,郑爽的代言品牌相继解约,华鼎奖官微宣布撤销郑爽已获荣誉。1月20日,广电时评称,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几乎落定了郑爽被封杀的传闻。

随后,北京文化在1月29日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亏损6.4亿-7.9亿元,指出“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对期货价值进行评估后,得出了这个亏损数字。

这无疑指向舆论漩涡中的郑爽。在北京文化2020年半年报里,报告期内存货余额排名前五的影视作品合计账面余额8.42亿元,占期末存货总额的81.32%,其中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排名第一。

如今,张恒爆料的“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和“偷税漏税”,也很难说与郑爽背后的北京文化毫无关系。随着调查的展开,北京文化的考验正在一步步来临。

2、“接力”范冰冰

2019年被认为是郑爽接力范冰冰走入“京圈”的一年。

那一年,不仅有赵宝刚对郑爽演技不遗余力的夸奖,另一位“京圈”导演冯小刚也邀请郑爽参加了电影《只有芸知道》的首映礼,并在首映礼结束后与郑爽微博热情互动。

郑爽参加冯小刚电影《只有芸知道》首映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在郑爽之前,“京圈”的上一位话题女王范冰冰,正是因为“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在影视圈销声匿迹。

2018年5月,崔永元手撕《手机2》剧组,并将一份阴阳合同在互联网上曝光,暗指范冰冰偷税。随后,税务总局对范冰冰偷税问题展开调查,并在当年10月公告了调查结果,对范冰冰开出了将近9亿元的罚单。

这次风波中,遭受打击最大的就是“京圈”,包括曾经的“京圈顶流花旦”范冰冰、导演冯小刚,以及影视公司华谊兄弟。

受逃税风波影响,范冰冰三年里几次试水复出都未成功。

去年8月,LVMH集团旗下美妆品牌法国娇兰,在官微上发布了由范冰冰拍摄的唇膏广告海报,借此官宣范冰冰成为其品牌全球代言人。消息一出,一片哗然,网友纷纷表示“娇兰疯了”。此前LV官微宣布范冰冰为品牌代言人时,也遭到全网抵制,不到两小时,LV就被网友骂到删博。

代言之路被堵,直播复出也不顺利。

2020年末,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通知里专门提出,“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不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公开出镜发声机会,防范遏制炫富拜金、低俗媚俗等不良风气在直播领域滋生蔓延”。人民日报海外网更是在评论文章《劣迹艺人通过直播复出?必须封杀!》中点名范冰冰。

除了范冰冰断送的星途,华谊兄弟也在风波中遭遇重创。

自卷入了崔永元与《手机2》恩怨之后,华谊兄弟就开始走下坡路。作为《手机2》的发行方与投资方,华谊兄弟2018年业绩出现困难,现金流紧张,当年亏损10.9亿元。随后的2019年与2020年,华谊兄弟两年总共亏了50亿。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只能通过变卖个人资产来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2019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王中军透露,他在卖自己收藏的画。2020年6月,他又以2.2亿港元卖掉了自己香港豪宅。

王中军曾表示:“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

风波中的另一位当事人、《手机2》的导演冯小刚,与华谊兄弟的利益关系也受到了影响。

王中军、王中磊、冯小刚三人同为大院子弟,关系非常好。王中军曾在采访中说:“如果没有小刚连续拍几个成功的电影,我可能也没有那么在乎这个行业。”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10.5亿元收购了东阳美拉70%的股权,这家公司的主要股东是冯小刚。彼时该公司的净资产为-0.55万元,但估值高达15亿元。华谊兄弟高溢价收购,是为了实现冯小刚的个人变现。此举相当于买下了“冯小刚的收入”,与其深度绑定。

不过,“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冯小刚与王中军、王中磊的关系再好,对赌协议没有完成仍要赔偿。

按照协议,从2016年年初到2020年年底,东阳美拉承诺每年利润不低于1亿元,并且每年增长15%。如果目标没完成,冯小刚就要用现金补足差额。经计算,东阳美拉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需要每年分别创造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1.75亿元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

在“阴阳合同”风波前,2016年、2017年东阳美拉均安全过线。但是2018年,东阳美拉仅仅实现净利润6501.5万元,与对赌要求的1.3亿元相去甚远。年报显示,2019年4月,华谊兄弟收到了东阳美拉6821万元业绩补偿款。但2020年东阳美拉只有560万元的净利润,依然未完成对赌要求的1.75亿元。

东阳美拉的业绩承诺完不成,不但冯小刚需要自掏腰包补偿,华谊兄弟的商誉也将面临下调风险。华谊兄弟2020年财报显示,东阳美拉的商誉计提减值约1.86亿元。

范冰冰风波之后,冯小刚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影视作品方面,《只有芸知道》是近两年冯小刚唯一上映的电影。

这不由让人想起,2019年12月,郑爽出席电影《只有芸知道》的首映礼,与冯小刚、黄轩、张国立等人一同聚餐。低调了许久的冯小刚次日在郑爽微博下留言,“昨儿首映礼人多,照顾不周,回头单聊。这个冬天很冷,希望你的心是暖的。”

如今,郑爽1.6亿“阴阳合同”事件,重新把“京圈”资本拉回到大众视野。

而不管是业绩难有起色的华谊兄弟,还是挣扎中的北京文化,正在经历凛冬的“京圈”资本怕是很难生出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