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造城:将每一片孤岛连成大陆

作者 | 贾维斯 2021-05-13

「核心提示」

5月11日,Soul递交了招股书。如成功赴美上市,Soul将成为中国“社交元宇宙第一股”。尽管社交领域已经巨头林立,但即将上市的Soul证明了,这一赛道永远不缺少突围的机会。而对于孤独这个伴随着人一生的命题,Soul能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吗?

作者| 贾维斯

编辑| 刘杨

在如何处理孤独这件事情上,人类从未放弃努力。

2003年2月,哈佛大学二年级学生马克·扎克伯格又一次在聚会中败兴而归。这位在高中时代便拒绝微软百万美元收购邀约的天才,日常生活中却是个不修边幅、谈吐木讷的呆子,面对面的交流对他来讲成了一个门槛。

被拒绝后,扎克伯格在宿舍设计出了Facebook的雏形。在他看来,网络可以让一个人的方方面面得到展示,最终可以帮助人结识到对的朋友。

18年后,Facebook拥有27亿用户,日活用户18亿,全球四分之一的人每天都在用Facebook分享自己的生活,一场社交媒体革命改变了世界。

今天的中文世界,社交网络的体量已经异常庞大。每天有10亿人使用微信,工具和信息流通似乎让生活变得更加便捷。但在面对和处理孤独这件事情上,太多的工具却只让人感到受困,而孤独的问题始终难以解答。

《Soul Z世代社交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传统的社交渠道不能满足社交需求,70%的Z世代用户认为朋友圈狭窄,这一群体中,90%以上的人表示他们扩展社交关系的第一选择是社交软件。

5月11日,Soul提交IPO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

如成功赴美上市,Soul将成为中国“社交元宇宙第一股”。

真实的需求和情绪证明,尽管中文互联网已经被巨头占领并支配,但社交网络赛道仍然潜藏机遇,不同年龄群体的细分需求里,承载着社交产品突围的机会。

2016年的北京,张璐带着刚刚问世的Z世代群体社交产品Soul寻求天使轮融资,那时候没有人看好这款产品。

这是张璐第一次创业。创办Soul的初衷来自她的个人感悟,市面上缺少一款可以让用户无压力地自由表达、发布生活日常和感受,并收到即时、有质量的共鸣的产品。

在她看来,这件事存在一个无解的困局。今天Z世代的年轻人更加如此,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被关注,但很多表达最终无法对外传达,孤独仍未得到解决。

基于相同兴趣和性格的产品,将会是社交产品的未来。五年后,招股书显示,Soul拥有行业同品类中最高的日均DAU启动次数,同时是日均发布率和Z世代用户渗透率最高的App 之一,73.9%的“日活”用户是Z世代。

虽然最初看起来是一个小众产品,但Soul背后的逻辑并不小众。孤独,这个伴随着人一生的命题,在社交媒体时代依然难以克服,问题出在哪里呢?

首先,一些传统的熟人社交软件,往往充满了线下关系的社交压力,导致真实表达自我的心灵社交需求根本无从谈起。

其次,市面上大多数社交软件往往是带有强目的性的,或是职场社交,或是相亲交友,缺乏对于Z世代用户所需要的纯交友需求的供给。

最后,当下一些社交平台或者社区,普遍存在时效缓慢和交互性不足的问题。但有时候孤独是一种可能随时发生的情绪,人们希望得到快速的排解和慰藉。

今天,新用户来到Soul的第一步,就是进行答题测试,以便于生成符合自己的性格报告,只有通过了基础的评估,划分专属圈子,才能正式登陆Soul“星球“。

Soul “星球”与聊天页

精准的匹配和分类来自于Soul在AI、数据分析等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团队每年投入逾3亿元用于技术创新开发,每一次用户生成的互动数据,都在帮助算法迭代升级,使得用户之间能够更高效地建立连接。

Soul的玩法强调快速地沉浸融入星球之中,用户可以选择灵魂、语音等方式互动,通过群聊派对等方式建立社群连接,还可以通过3D捏脸的方式进行视频聊天。

基于算法和玩法打造的“社交元宇宙”,极大拓展了社交场域的想象空间,让用户在享受社交乐趣的同时避免社交压力。

“社交元宇宙”概念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并且沉浸感强、始终在线,人们不仅可以娱乐,还可以社交、消费等。这些行为不需要人亲身参与,但又可以和现实互相影响。它有完整运行的经济,数据、数字物品以及 IP ,这些都可以在其间通行,而通过用户UGC打造的元宇宙具有强大的规模效应,并能源源不断保持快速持续生长的原动力。

从数据看来,Soul 的 ”社交元宇宙“已经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

公开资料显示,从2020年7月开始至今,Soul每月的MAU用户增长速度,平均保持在105%以上。在用户粘性上,2021年3月,每月活跃天数超15天的用户比例达56.4%。2020年12月活跃超15天的用户中,有78.4%在三个月后仍维持同样的活跃度。Soul 的日均DAU打开次数为24次,为行业最高,且日均DAU使用时长在40-50分钟。

再次回过头看,当初张璐的想法并非无稽之谈,而Soul的出现,真正为那些希望拓展自己社交圈、告慰孤独的年轻世代打开了一扇窗口。

探究Soul为何能在今天一众社交产品中站稳脚跟的逻辑,离不开分析目标人群的用户画像。

成功的首要逻辑在于对用户群体的精准定位,相较于传统模式的社交和市面上大多数的社交产品,Soul是一款基于Z世代用户生活习惯和社交习惯推出的产品。

首先,Z世代渴望陪伴。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超过9200万人处于独居状态,对于尚未踏入社会或者刚刚踏入社会的青年群体,他们在生活中更加注重观念、共鸣所带来的陪伴感和具有温情色彩的社交,而非功利性、目的性更强的社交关系。

其次是文化上的认同感,今天的社交产品普遍强调拥抱年轻,但真正做到的产品却不多,相较于传统的上一代人,这一代Z世代群体接触了更加丰富的物质和文化生活,也具备更加广泛的兴趣爱好,渴望与相同喜好、具备相同标签特征的人结交朋友。

此外,网生一代的特征也决定了这一代人拥有不同的思维模式和不同的问题处理路径。

成长于互联网加速下沉的年代,Z世代群体相较前人更加熟练掌握各种互联网技能,习惯利用互联网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而这一代人中大多数均为独生子女,日常生活中往往社交圈狭窄,更让他们倾向于从线上出发,寻找与自己真正契合的对象发展深度关系。

从Soul的产品设计中,可以窥见其“社交元宇宙”的底层逻辑和架构。Soul产品的核心,也是Soul与其他社交产品最大的不同,在于魅力的平均主义。

通过将所有可能涉及直观展示和攀比的元素消除,弱化常规社交对于外形与躯壳的要求,独立于既有的社交关系,免除了社交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压力,可以帮助用户以理想中的人设存在,这样的状态让人更有掌控感。

其次是鼓励用户基于个人特质和爱好的机制,相较于其他平台强调塑造网红大v形象,Soul的智能算法的分发更加去中心化,其逻辑更强调引导每一个用户真实表达自己,保障普通人之间平等的社交机会。

最终,通过动态堆积形成有效的个人画像,也能让每个人的差异性得到充分展示,帮助用户打造差异化的社交画像。

而除去个体之间的连接,Soul也在推进社群化运营,通过同类人群之间的连接,让每一座孤岛彼此相连,构筑起属于各个群体的大陆。

在平台上的各种主题聊天室中,随时随地,你都可以找到那个中意的聊天室,和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开启新的对话,比如,有人就会在兴趣交流群主题下分享考研和工作,或者分享创业经验。

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Soul作为自己倾诉秘密的树洞,也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表达,在这里找到了灵魂共振的朋友。

用户“二老板”原本的职业是一名插画师,2019年毕业后独自来到上海闯荡,在日常朝九晚五的工作和时常加班的无穷消耗之后,她感到了孤独与渺小。

闲暇时,她选择在Soul上倾吐心声,并发起了一项故事换画活动,每个人对她讲出自己的故事,她再把故事画下来寄给对方,同时也把这个故事讲出去,让故事主人不再孤单。

让她印象深刻一个故事是,一个家境优渥的男孩家中遭遇变故,父亲为了躲债离家失踪,只剩下妈妈苦苦支撑家庭,男孩希望能得到一张与母亲合照的画,也把故事讲出去向Soul上的朋友们求助。在给男孩的画上写下,二老板写下了一句“when I grow up,I want to protect you.”

二老板听故事绘制的画作

原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关联,但几个月后她却收到了男孩的回复,因为这幅画,原本觉得人生灰暗无光的男孩又找到了继续生活的勇气。

两年时间里,她收获了309个故事,来自同类们的陪伴让她觉得自己不再孤单渺小,而通过每一次绘画的故事,她也在结识更多的朋友,探索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另一位用户Blur是自由职业者,在2020年一整年中,他有355天使用Soul,通过在Soul上唱歌结识各种朋友。

Blur曾是一名歌手,2019年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演出公司,遭遇疫情后赔本关门,欠下大额债务。在那些焦虑和艰难的时刻,他选择在Soul上坚持自己的爱好,翻唱各种各样的歌曲,让音乐帮助自己舒缓情绪。

通过音乐,他找到了与他人联系的纽带。某次唱完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他收到一个姑娘留言,刚刚参加完妈妈的追悼会,听这首歌边听边哭,但哭完好受了些。这让处于人生低潮期、怀疑自我价值的Blur意识到,“原来自己还可以帮助别人”。

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人们从相识到相知相伴,在一次次共鸣中相互依偎。

今天,Soul的用户身份多种多样,Soul也成为新世代凝聚百态人生的镜头,越来越多志趣相同的年轻人在此认识彼此。

许多用户参与到了聊天、发瞬间或评论等行为当中,交朋友,学知识,聊话题,对相同的兴趣进行讨论,都是社区的主流。

美国作家理查德·耶茨曾经对孤独做出完美的诠释:

所谓孤独,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他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上。

但在今天看来,Soul抓住了年轻人的社交需求,过去困扰无数人的孤独难题,似乎有了答案。

Soul所做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单一的社交软件,而是一个完全面向年轻人,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型的社交平台。

这些年里,关于Soul的讨论一个离不开的问题是商业化。

此前创始人张璐表示,现阶段盈利不是公司的主要目的,产品对变现保持谨慎态度。

而随着上市将近,Soul也开始重点发力商业化。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60%。

营收来源主要包括增值服务、广告、Giftmoji社交电商。Soul月均付费人数从2019年的26.89万增长至2020年的92.93万,每个付费用户的月平均收入分别为21.9元及43.5元;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付费用户数达到了170万。

随着与用户需求所匹配的商业化的逐步展开,公司未来商业价值值得期待。

与之佐证的是QuestMobile发布的《2020年Z世代洞察报告》,Z世代用户规模在2020年达3.04亿,占整体在线社交用户规模近37%,预计2024年Z世代用户将达3.31亿,这一群体也是最愿意为兴趣和服务付费的群体。

管理学家特劳特提出了“定位”理论。他认为,在一个传播过度的社会,唯一的希望就是要有选择性,集中火力于狭窄的目标,即细分市场。一言以蔽之,就是定位。

眼下,Soul已经走出了一条抓住自己定位的道路,整个过程大概可以总结为:Soul正在把“得年轻人者得天下”贯彻到产品内核之中,在白热化竞争的中国社交产品市场上有了一席之地。

而Soul的社会价值也正在逐渐凸显。那些在日常生活中未能倾诉的压力与问题,在Soul得到诉说与释放。从用户分享的故事和经历中,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截然不同的人生。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讲诉、倾听、参与,你也可以因为别人的故事,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

社交战场,永远不乏新战事,只要人们沟通与分享的需求始终存在,Soul这样的产品,就总有机会脱颖而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