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房奴的95后,赚来的钱都去蹦迪了

作者 | 鞠卓 2021-07-02

「核心提示」

996、大小周、KPI、OKR……互联网大厂的打工人们工作到深夜,下班后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中,支配这一段宝贵的空闲。如何才能解压和释放情绪?有人组队打游戏,有人深夜电影院,也还有人改头换面,在节奏和酒精里释放压力……

作者| 鞠卓

编辑| 邢昀

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财务自由,当代年轻人被困在各种工作、生活压力里,秃头、失眠、烦躁。

互联网大厂的打工人们更是如此。

996、大小周、KPI、OKR……工作持续到深夜,下班后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中,支配这一段宝贵的空闲,有人组队打游戏,有人深夜电影院,也还有人改头换面,在节奏和酒精里释放压力……

蹦迪成为一些大厂互联网人的夜生活方式。

摘掉白天上班的面具,把一切现实的苦闷和焦躁抛开,在强烈的音乐里获得短暂的精神满足,在一群人浓烈的情绪里仿佛进入另一个折叠空间。

蹦迪是当下年轻人的一种狂欢,巴赫金曾经解释过狂欢背后产生的原因,日常生活中,人们因为财产、职位、家庭、年龄等差异,被分割在不同的圈子,而狂欢中人们会获得一种无等级性、宣泄性、大众性的“第二生活”的满足感。

在大厂工作的年轻人们告诉《豹变》,他们去蹦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解压、放松。

经常加班的程序员Gary说,在工作上花费的时间越多,他就越需要有自己的时间,而蹦迪是他留住自己时间的方式。另一位喜欢去蹦迪的赵琪,在他的世界里,用赚来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总比攒钱买房子成为房奴更有意义。而对于刚工作一年的张然来说,蹦迪是自己躺平的方式。

身处大厂,被工作和现实挤压着,但又拼命想要活出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这群人,选择下班后去蹦迪,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1、被工作挤压的大厂程序员,靠蹦迪留住时间

Gary,26岁,美团

在大众的认知里,程序员忙碌、薪水高,工作强度大,经常看到城市凌晨的模样。

工作越忙的时候,我就越想出去玩。一天下来,工作中无形的压力和疲倦,总要找个地方发泄出来。尤其是大厂的加班文化,早上10点上班,可能得10点下班,一天里没有太多时间留给自己。

在我看来,工作时间越多,就越需要给自己留白。

这个时候蹦迪就很合适,时间合适,方式也合适。一来可以释放一下工作中的压力,二来蹦迪毕竟容易认识新的朋友。

我一般晚上12点左右到ele(夜店),跟朋友一起喝酒、玩游戏、摇头,一开心就没有了时间概念。几杯酒下肚,身体跟着音乐的节奏一起摇摆,那些工作上、生活上的烦心事,都会被抛在脑后,你能放下现实里的一切,也不用想代码到底怎么写,进度如何。

这时候就算有工作,我也不想去理会,已经是休息时间了啊。

压力大的时候,通宵玩是常有的。早上五六点左右吃个早饭回家,休息休息到点去公司上班,趁午休再睡一会儿。也有实在起不来的时候,我就找个理由,比如身体不舒服,干脆直接请个假。

我不想让同事们知道我蹦迪,怕影响不好。

作为程序员去蹦迪的比较少,我偶尔和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去蹦迪,都是那种没有利益关系的同事,要不然也没有办法玩到一起去。

夜店其实是一个很容易社交的地方。像Soul、积目、探探这种社交软件,也能认识朋友,但是很多假照片、假人设,毕竟网友跟朋友的区别很大。

但是蹦迪不一样,大家的感知更真切。现在经常跟我一起吃饭喝酒的朋友,就是蹦迪时认识的。大家有共同的爱好,没有利益冲突,还能一起喝酒。

2、被大小周支配的恐惧,一周的劳累都放到酒里

李梓怡,25岁,字节跳动运营

我之前在阿里工作,现在是字节跳动的运营。

大小周已经成为字节的代名词,不少同事觉得大小周可以有双倍工资,愿意加班,但是我只感觉到了累。

平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出去玩。工作时间虽然随意,上班不用打卡,但也不会下班。每天都会工作到夜里十点,几乎从周日到周五,这就是我工作的状态,也是我生活的状态,生活被工作压缩的没剩什么。

所以我喜欢去蹦迪,这种感觉是打游戏、看电影、刷手机这些无法代替的。这也成了每周最开心的事情。

当然也只有周五、周六会组局,如果是遇到小周,周日还得去公司,就只有周五蹦迪。

以前会跟朋友一起去玩,工作之后,我更爱和同事一起去。同事组局,既能增进了解,又能玩的很开心。

毕竟大家平时工作都又忙又累,压抑了一周,谁都想要放松。周五下班之后,大家一起去吃个饭,找个地方喝喝酒,然后一起去蹦迪,一般会玩到四五点。

每次我去蹦迪,身上总得带点伤回来,喝多了摔的。只要去蹦,我都会狂喝酒,把一周所有的劳累都放在酒中,上头就开心了。

每次喝多也总会遇到很多好玩儿的事情,这些总能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前天晚上我们一起去13玩,感觉桌上这个男的有点熟悉,但是我又想不起来他是谁,加微信才知道,他之前加过我,但是被删了。没想到这次他又加我,才发现我们竟然是一个公司的。

最开始来北京,我每天都会去蹦,早出晚归的,室友还以为我是DJ。后来变成每周去,现在半个月才能去一次,必须得赶上大周,时间才比较充裕,要不然太累了。

3、不做房奴的95后,赚来的钱都去蹦迪了

赵琪,26岁,西二旗某部门负责人

上班下班我是典型的两幅面孔。

我在西二旗上班,但是住在工体附近。上班的时候,我是一个形象随意的人,可以不刮胡子、不洗头,衣服只要遮体即可,一副典型大厂人的模样。

但一般下班到家,我会洗洗收拾收拾。我的朋友一般都是十二点来,我得十点前到,给他们踩卡。

我每周都去蹦迪,有时候周中也去,不连冲就还好,感觉不到累。

一般只要朋友发“?”,我就会回“冲”。

白天上班,晚上玩,时间可以充分利用,总比躺床上刷抖音强。大家都觉得蹦迪很费钱,我认为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我就喜欢把钱花在自己爱好上。Rapper王以太来驻场那天我自己开的卡,花了一万六,GAI那天我A了七千。

我偶尔也会带着同事一起去。不过大部分时间我不会跟同事一起玩,都是固定的两三个哥们一起,有程序员,有自己开公司的。

周围的同事都想着存钱娶老婆、买房,我觉得辛辛苦苦攒钱,好不容易攒出个首付,月月还贷款,一贷三十年,房奴太可怕!我觉得只有一样东西需要攒钱买,那就是坟头和骨灰盒。

虽然工作很忙,也随时处在紧张状态,生怕有什么错误。但是我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下了班就需要切换大脑啊。

出去玩的时候,有时执行上司会问你项目做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上线。身为部门负责人,我的价值观会对团队整体有影响,作为一个好的管理者,应该在上级压力和下游忍耐力之间找到平衡点。所以我更注重以结果为导向,下面的成员分配好自己的工作,保证方向和结果都是好的。

回家之后就是真的放松自己了,有事儿上班说。

4、蹦迪是我躺平的方式

张然,25岁,美团运营

现在许多年轻人都想进入互联网大厂工作,但是里面快节奏的工作,各种内卷,我只想躺平。

因为疫情原因,2020年从英国毕业后,我直接来了北京。很多朋友都去了互联网公司,我也试了试。第一份工作便入职了美团,这份工作同我所学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每个月工资有1.5W。

从早到晚,运营的工作内容相似,基础又繁琐。生活节奏很快,日复一日,又好像没干什么事。只要在公司,即使没什么事也得在位置上坐着,直到某个时间点才能下班,这样的生活很无趣。

躺平是一种选择。

现在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每个月完成KPI指标。在领导面前装装样子,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不会有什么问题。一到下班时间,我会把工作信息自动屏蔽掉,然后是属于我个人的时间。

蹦迪就是躺平的方式,只要有朋友约我去,或者自己无聊,都会去夜店蹦迪,周中也无所谓。

但是自从我选择躺平后,好像跟同事更格格不入了。我的同事们都非常热爱工作,从我对工作失去动力后,就显得与他们玩不到一起去。

所以,蹦迪这些,我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陈杨园对本文亦有贡献,文中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