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都坑了谁?

作者 | 李鑫、宋子豪 2021-07-19

「核心提示」

内娱顶流吴亦凡被曝出“与多名女生有染”事件再次升级。虽然吴亦凡对此予以否认,但他代言的品牌均先后官宣与其解除合作关系。除了被品牌抛弃,吴亦凡的电视剧处女作《青簪行》的前途也变得扑朔迷离。对于影视项目,“顶流明星”更像是双刃剑,如何对冲风险或许是资本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 李鑫、宋子豪

编辑| 刘杨

吴亦凡正飞速被资本抛弃。

一位名叫“都美竹”的女孩在其个人微博密集发文称,受到了吴亦凡的冷暴力和感情欺骗。都美竹表示,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发生关系,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8人,其中甚至包括未成年人。

不过,与2016年“约炮门”的包容不同,这一次资本选择放弃吴亦凡。韩束、良品铺子、立白、康师傅等多个品牌,纷纷官宣与吴亦凡解除合作关系,划清界限。

此前,范冰冰主演的《巴清传》和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均曾因丑闻风波而搁置上映,导致背后投资的公司损失惨重。如今,吴亦凡的电视剧处女作《青簪行》的前途同样陷入迷局。而“顶流”明星的频频“暴雷”,也将相关资本一次次推入危险境地。

1、除了被品牌抛弃,影视作品也凉了?

7月8日,一位名叫都美竹的女孩,在微博曝出内娱顶流吴亦凡与多名女生有染,用同样的方法和话术邀请女生玩游戏、灌酒、过夜等。

本来以为这次会像五年前小G娜那次爆料一样,在粉丝的控评中,度过公关危机。但7月18日都美竹拿出了吴亦凡团队起草的协议书、转账记录等实锤性证据,并接受了网易娱乐的采访,事件再次升级。

都美竹在采访和后续微博长文中,不断给出爆炸性的信息:酒后发生关系、受害人远超8个,包括未成年人。最后都美竹在微博高调宣战,称要与吴亦凡进行“决战”。

吴亦凡也就此霸占了微博热搜,微博上“都美竹采访”一个话题的阅读量就超过了13亿。

7月19日早上,吴亦凡通过个人微博回应称,自己之前没有回应,是因为不想干扰司法程序的推进,并称自己与都美竹只在朋友聚会中见过一次,“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更没有其他各种细节”。对于都美竹指出的“选妃、诱奸、迷奸、未成年”,吴亦凡也予以否认。

然而,与此前“小G娜事件”形成鲜明对比,这次事件爆发后,韩束、良品铺子、云听、立白、滋源、康师傅等多家品牌,均陆续官宣与吴亦凡解除合作关系,划清界限。

上次风波发生时,吴亦凡风头正劲,手上全是《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老炮》《西游伏妖篇》等顶级影视作品。凭借微博上5000万粉丝的号召力,星爷都要夸他演技好,人敬业。

然而,2018年至今,吴亦凡只在《欧洲攻略》《冷血狂宴》两部电影中出演了寥寥无几的戏份,再无其他影视作品。

原本近期上线的《青簪行》不单是吴亦凡电视剧处女作,更应该是他的翻身仗。该剧由吴亦凡和杨紫分别担任男女主角,投资方包括新丽传媒、企鹅影视、凤凰联动影业,立项之初就被认定为腾讯视频的S级项目。

《青簪行》的剧本由晋江文学城旗下的IP《簪中录》改编而成,原作总点击数超过2000万次,豆瓣评分7.9分。

近年来,由于IP改编剧的大火,腾讯视频与阅文集团进行了深度合作,在IP古装偶像剧上投入了大量资源。仅2021年腾讯视频引进的大IP作品就有《有翡》《长歌行》《千古玦尘》《青簪行》等。在《有翡》《千古玦尘》都接连口碑不佳的情况下,《青簪行》被寄予厚望。

一般来说,一部影视剧从立项到上线,生产周期大约为12个月至18个月。因此,已于2020年上半年杀青的《青簪行》本来应该早就开播。

然而,2020年6月该剧发布双人海报后,吴亦凡和杨紫的粉丝之间爆发了番位之争。原著《簪中录》为大女主小说,但在海报中吴亦凡占据C位,而杨紫的名字排版上又高于吴亦凡。双方粉丝各凭此类小细节,争论自己偶像是一番。

后来口水仗又牵扯出了该剧存在“阴阳剧本”,也就是说,男女主角拿到的剧本内容不同,原著中有些女主的高光戏份被魔改为男主戏份,大女主不知不觉成了男主陪衬。

该事件引发了央视《今日影评》栏目的关注,影评人谭飞认为:“很多人患上了C位依赖症,影视业不要让流量和资本挂钩。”

《青簪行》的开播也因此延后,没想到在延期的过程中,又遭遇了“都美竹手撕吴亦凡”事件。

7月19日下午三点,腾讯视频官微宣布: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从这份声明来看,《青簪行》的前途已经变得扑朔迷离。

2、那些被明星拖累的上市公司

吴亦凡事件上热搜,让人不少人怀疑,《青簪行》可能会成为下一部《巴清传》。

《巴清传》是上市公司唐德影视2017年投资超过5亿的一部古装大剧,男一号高云翔、女一号范冰冰、女二号马苏。2017年,唐德影视曾以累计4.65亿元的价格,将该剧的首轮播映权卖给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网络版权则被天猫技术以4.8亿元的价格买走。

这一度使得唐德影视应收账款猛增195%,达到了12.55亿元,占总资产比重的38%。

不料,2018年,马苏、高云翔、范冰冰相继陷入舆论风波,既让这部剧的前途扑朔迷离,也对唐德影视造成了重大打击。

2018年1月,女二号马苏陷入李小璐“夜宿门”事件。2018年3月,高云翔被外媒爆出涉嫌“性侵”(后澳大利亚法院宣判高云翔无罪),当天唐德影视盘面连续跳水,损失超过8亿元市值。同年7月,范冰冰又因“阴阳合同”卷入“税务风波”。范冰冰被责令按期缴纳税款、滞纳金、罚款8亿余元。

由于种种原因,截至目前,《巴清传》仍未播出,有网友评论这部剧仿佛遭了诅咒。

据2018年财报,唐德影视针对《巴清传》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5亿,导致当年亏损9.27亿元,而加之行业景气度下滑, 2019年与2020年,唐德影视又连续两年亏损。

事实上,明星丑闻拖累上市公司案例类并不鲜见,今年郑爽也让本就不堪重负的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现名“ST北文”)陷入尴尬境地。

先是1月18日,郑爽前男友张恒及朋友曝出了郑爽“代孕弃养”的丑闻。三个月后,张恒又在微博爆料称,郑爽拍摄北京文化主导的《倩女幽魂》时,77天拿下1.6亿片酬。郑爽也凭借208万的平均日收入超过了八成以上的A股公司,而接近8.7万的时薪更是秒杀了众多打工人的年收入。

这一消息不仅让吃瓜群众惊掉下巴,也将北京文化拖下了水。

4月29日深夜,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也就是俗称的股票被“ST”,有退市的风险。

关于被ST的原因,北京文化在公告中也给出了说明,“因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 2020 年度内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

简单说就是,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北京文化有明显的财务问题。

早在2020年4月,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就曾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称北京文化通过《倩女幽魂》与《大宋宫词》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随后,北京文化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对上述情况予以否认。

但在2021年1月4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北京证监局警示函显示,《倩女幽魂》项目涉及违规确认收入。

根据张恒爆料,郑爽从《倩女幽魂》所获得的1.6亿片酬,采用了“阴阳合同”模式。而给郑爽开出1.6亿天价片酬的一方,正是北京文化原来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

在2020年业绩预告中,北京文化提到“主要项目包括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市场猜测,这个“主要项目”很有可能就是指《倩女幽魂》。在其2020年半年报里,存货余额排名前五的影视作品合计账面余额8.42亿元,占期末存货总额的81.32%,其中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排名第一。

事实上,北京文化长期面临资金压力问题。今年年初,公司还发布公告称,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郑爽事件造成的冲击可见一斑。

从范冰冰到郑爽,从郑爽到吴亦凡,顶流明星加盟固然能给项目带来超高关注度,但娱乐圈的云波诡谲也让“顶流”成为双刃剑。如何利用好明星影响力,如何对冲和规避风险,或许是资本下一步亟需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