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被困地铁者讲述:水没到脖子,有人给自己录最后一段视频

作者 | 豹变 2021-07-21

「核心提示」

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暴雨,路面积水严重,地铁原本是很多人回家的希望,五号线因雨水倒灌停滞,乘客受困,历经揪心的四小时。《豹变》的一位读者,当时正位于那列地铁车厢里。艰难跋涉回家的人们,在暴雨中都经历了什么?

作者| 豹变

编辑| 豹变

在那条每天走一遍的回家路上,一场暴雨突然将人们卷入生死。

7月20日晚18点,郑州地铁5号线的五龙口停车场和周边蓄水达到峰值后,湍急的水流冲过挡水墙,冲向这条全长40.7千米的地下线。

一位乘客用手机记录,倒灌的雨水在地铁里逐渐淹没人的膝盖、腰部、胸部,车厢里被困的人群面临缺氧。

经历了揪心的4个小时后,官方消息显示,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送医。

地铁5号线,当地唯一一条环形线路,也是郑州地铁中重要脉络,一共32个站点,其中10个是换乘点。

7月20日16点到17点,一个小时内郑州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相当于全年平均降水量的三分之一。路面积水严重,小轿车被淹没,公交停运,地铁原本是很多人回家的希望。

《豹变》的一位读者,正是当时郑州地铁5号线上的乘客,他对《豹变》说:水很快就涨上来了,十几分钟基本上没到胸口。大家站在椅子上,水渐渐又到了脖子的位置。当时他告诉自己,如果这关能熬过去,接下来的人生路肯定没问题。

这场“720”暴雨席卷了河南郑州、洛阳、巩义、登封等地,致10万人转移避险,河南省防汛指挥部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提升为Ⅰ级。

暴雨考验着城市的每一条防线,也打乱了这里人们的脚步,他们艰难跋涉在回家路上,莫山花花告诉《豹变》,自己和同事、陌生人手拉着手走在水里,腿被什么东西刮伤了,伤口就这么泡了两个小时。大四毕业生李天逸说,从地铁站到自己家直线距离不到500米,却走了整整一个小时。

1

车厢里特别安静,有人告诉大家

“尽量降低呼吸,就不会觉得闷”

章易 创业者

暴雨的时候,我在如意湖CBD商务区,外面全是水,写字楼里没有食物储备,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和老父亲,害怕出什么问题,我想怎么也要回家。

地面上的公共交通已经停止了,地铁还在运行,所以我抱着侥幸心理决定坐地铁。当时郑州不止一条地铁进水了,我在微信群里看到了1号线、2号线停运的通知,进地铁的时候,我问了安检人员,还在运行的有5号线。

下午6点左右,我坐上了5号线。我进的那节车厢,每个乘客基本上都有座位,站着的人非常少,车厢里至少有两位孕妇,我记得当时还有人给孕妇让座,现在我不敢回想。

大概在沙河路和海滩寺两站中间的某站,地铁出事了。地铁不是突然停掉的,而是在缓慢行驶过程中就那样慢慢、慢慢地停了。

7月20日晚上10点30分,郑州市中原区河园西路附近/受访者供图

然后水就涌了进来。

大家都很着急,当时手机还是有信号的,周围的人开始打电话求援,让朋友、爱人、家人去报警。车厢外已经有工作人员尝试援救,用专业的工具在破拆。我知道车厢外肯定有人会来援救我们,如果没有救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所在的那节车厢里特别安静,大家就安安静静在那等着,偶尔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只有警报声不停滴滴滴,安全灯也不停在闪,这个声音现在一直还在我脑海里。

十几分钟后,水基本上没到胸口。大家站在椅子上,水渐渐又到了脖子的位置。

我没想到水淹的这么快。有人拿出手机在录视频,害怕出不去了,给自己留下最后一段视频。大脑告诉我关闭上五官,当水没过脖子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开始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

现场大家都没怎么说话,很安静也很焦虑,会感觉缺氧,车厢内有三四位男士开始告诉大家,“不要着急,尽量降低呼吸,就不会觉得闷。”“保持平静,降低对身体的消耗。”

5号线一共6节车厢。我对其他车厢的情况不太了解,实在没有看热闹的心情,在门开的一瞬间,大家都集中在门附近,站在那个椅子上。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想太多,心里只想着赶快走出去就行了。地铁车厢只被淹了一半,上半部分还是露出来的,只要出去上了通道就没事,救援中只要有空隙,我们就抓住机会往上爬。

大家出来都是互相搀扶着,我们就顺着往外走,从通道走出来,不断分流。出来的时候我不敢回头看,不想再对那个场景留下其他印象。

获救后,我顺着指引走到西站口,找了一个楼梯,坐下来给家人打了个电话,电话中我提及在地铁站滞留,并没有提到被困在车厢等待救援的事。

现场救援力量有限,我在那里待了一个小时,先买了一瓶水,补充了些水分,感觉身上的衣服干了就开始用手机查询回家路线。由于害怕主干道有危险,第一时间就是往高架上走,雨下的已经没那么大了,我想趁着现在还能走一走。

走到一个医院的小卖部,我买了两块巧克力和一双厚厚的袜子,之后又走了13公里的高架,步行3小时才到家。

一路上,我看到很多和我一样徒步走高架的人。很多商家都在营业,尽量把自己能卖的东西都拿出来,而且没有涨价。大家都很平静,没有抱怨,互相给予一些帮助,我走到一个商店门口买完东西后,店主跟我说你在我店里休息一会儿,不要再走了。当我走到西四环的时候1米深的水没过了我的腰,我涉水走了2公里才回到了家。

7月20日晚上9点,西四环高架桥/受访者供图

我是一个创业者,其实这两年创业之路也非常困难,当时我告诉自己,如果这关我能熬过去,接下来的人生路肯定没有问题。

2

我的腿被什么东西刮伤了,

伤口就这么泡了两个小时

莫山花花,运营

7月20号,我没有看到关于天气的预警,正常上班。我的公司在郑州金水区,下午两点多到三点多的时候,雨越下越大,朝外看,天全是黑的。下午四点多,公司通知员工下班,让我们先回家。

我身高一米六,跟着部门的同事一起去地铁站时,金水路的水就已经到大腿了,四周白茫茫一片。因为怕水下面有不明障碍物和没有井盖的井,我们决定少走点儿路,坐地铁回家。

我们先是到了地铁1号线,那时车站里还没有水,接着转2号线,等到转3号线时,车已经停了,工作人员一直在喊“三号线停运”。

然后我们在燕庄站下了车,四处都是水,分不清哪里是河,哪里是路。路上都是互不相识的人,但都搀扶着一起走。都说人性本恶、自私,但在灾害面前,我完全感受不到这点。

部门的同事抓着我的左手,我右手抓着另外两个身高和我差不多的陌生女孩。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水已经漫到我胸口,因为水流有点急,我的脚下已经没有着力点。走着走着,我和那两个女孩都飘起来了,只靠同事一个人拉着我们,当时我有种快要被淹死的感觉。

还好旁边有家位置比较高的店铺,站在上面的人用棍子把我们几个女孩拉了上去。我就像一个濒死的人被救上了岸。

上了台阶,因为太冷,我一直在颤抖。由于水位一直上涨,即使是站在台阶上,水也到了我的大腿根部了。在水里泡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怎么能得救,大家都感到很绝望。在我旁边,有的女生哭着给家里打电话交代后事。

部门姐姐说,再不走水位会更高,我们刚好看到两个高个子男士要到马路对面去,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你说一句“能不能一起走”,其他人都愿意带着你。就这样,他们挽着我的胳膊,我的脚稍微点着地,就这么半飘着走了。

附近店铺里的商品全被水冲了,部分路段还有铁皮、石墩和花盆。一不小心,很容易受伤。一位大哥搀着我走时,我的腿被什么东西刮伤了,因为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我也不敢喊疼,闷声继续往前走,伤口就这么泡了两个小时。

路上全程几乎都是路人这样带着我们走。最后一位大哥拉着我时,可能感受到了我在颤抖,就提出先送我到达目的地,他自己再回去。当时他撑着伞,背着很重的包,由于水位太高,他只能一个胳膊扛着包,顺便夹住我,另一个手拿着伞和一个袋子,直到到达我同事家附近,水褪至脚踝,他才改变方向。

一路上搀扶我的好人们,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和身份,甚至连脸都已经记不太清了,但回想起来,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得以死里逃生,都是因为大家从未想过放弃谁。

3

从地铁站到我家直线距离不到500米,

我走了整整一个小时

大四毕业生 李天逸

后来看新闻才知道,雨到底有多大。那时我在郑州街头,水深没过膝盖,只能艰难涉水回家。

早上11点出门见朋友时,我还以为这只是一场下了很久大雨,并没有很在意。下午4点看完电影从二期广场出来,傻眼了。我们来时的那条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对面高楼因为积水严重,排水管不停地在喷射水柱。

我和朋友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势,达成一个共识:要想回家必须趁早。水已经没过小轿车的车窗、公交车也开不动,要想回家只能坐地铁。

打开手机查了一下地图和郑州地铁公众号都没有显示地铁停运,我和朋友举着伞冲进了暴雨中。

城市浸泡在水中/受访者供图

打伞出来的瞬间,整个身子被雨水吞没,我身高快一米八,水最深的地方没过了我腰。雨直接打在头上,一度让我以为伞是漏的。

短短几十米的十字路口,我们走的非常缓慢,因为看不见水下状况,一路上经常被砖石、塑料袋缠住,水流快的地方连站都站不稳。

4点20分我们到达二期广场地铁站,这时地铁站的状况还比较稳定,车站里只有少量积水,地铁还在正常运行,我和朋友分别坐上了1号线和3号线回家。

4点40分从绿城广场地铁站出来后,发现已经聚集了上百号人。民警不停的在喊:“大家不要动,外面街上的水漫过腰了,还有几个空着的窨井为了排水,非常危险,人很容易被吸进去……”

从地铁站到我家,直线距离不到500米。等到雨稍微小一点,我决定绕行大路,一路上我和一位男士结伴而走,好几次我差点被冲走都是他拉住的我,走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平安到家。

后来看了微博才知道,昨天被困地铁站的百余号人,晚上九点多以后全部被转移到这里和附近的救济点。

今天起来家周边积水已消退,出门沿着昨天的路又走了一遍,看到了不少触目景象。走到昨天汹涌暴涨的金水河边时,太阳出来了,河水水位已经下降,水流平缓了许多,愿一切平安。

4

房子在动,我以为是被暴雨冲的,

没想是发生了爆炸

王女士 家庭主妇

我在郑州登封市区,7月20号早上六点,我睡在床上,感觉床有些晃动,本来以为是房子地势太低,地基被暴雨冲得不稳。丈夫出门前嘱咐我,要是还晃动,赶紧跑出来。

直到八点,我才知道,一夜暴雨后,20公里外告成镇曲河村的颍河在凌晨4点水位暴涨,一家铝合金公司的围墙坍塌,大水涌入厂区。到凌晨6点,洪水蔓延到厂区的合金槽内,和高温溶液发生了爆炸。我在后来的视频里看到,火光染红了半边天,爆炸声很大,这是我第一次在这几天的大雨里感到害怕。

雨是16号开始下的,19号严重一些,大雨一直到下午,中间停了一会出了太阳,我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半小时后又接着下。往年登封的雨水不多,今年我们也没有太在意,虽然河道里有了积水,有的还漫到路面上,政府也有预警,但没想到后面会是这么大的暴雨。

被姐姐叫醒后,我才知道暴雨下得多恐怖,本地资讯都是阵雨,妈妈在乡下的洪水涨到桥下。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屯物资,打着伞去楼下不到300米的超市囤货,雨大到根本看不清路。

我赶紧联系丈夫,才知道他的同事被困在洪水里,洪水淹没了工厂一楼,他们虽然已经联系了救援队,但还没分配到他们,实在等不了他们只能自救,再晚一步就出不来了。

丈夫也准备回来,但轿车的底盘太低,开到水里会熄火。我实在等不及,很多视频里的车子都被冲走了,我害怕得不行,想去接他,后来是公公骑车把他接了回来,轿车就遗弃在路边。

当时已是下午5点,之后水位慢慢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