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链:跑出“隧道”

作者 | 秦海清 2021-07-25

「核心提示」

比特币价格的涨涨跌跌时刻牵动着“币圈”,相比之下,区块链技术的“祛魅”,让投机分子纷纷逃离“链圈”,但其中的“实干家”已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各种产业场景。曾几何时,区块链还是蚂蚁集团的“后天”业务,现在走到了“今天”。

作者| 秦海清

编辑| 刘杨

马云取名很不常规,阿里巴巴、天猫、菜鸟、蚂蚁、达摩院、平头哥等都出自马云的手笔,他说所有名字背后都带着阿里的使命。

马云最近一次取名是2020年5月,在蚂蚁集团内部的一次沟通会上,马云把蚂蚁的区块链业务命名为“蚂蚁链”,并称这一决定不亚于当年成立支付宝。

两个多月后,“蚂蚁区块链”正式更名为“蚂蚁链”。从此,蚂蚁链开始在商业化探索的“隧道”中狂奔。这条“隧道”是“漆黑”的,因为没有前人指引,某种意义上说,蚂蚁链还是跑在最前面的选手。

蚂蚁链升级一周年之际,7月15日,IDC中国发布首份BaaS(区块链即服务)市场份额报告。报告显示蚂蚁链以31.7%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华为(12.6%)、浪潮(11.7%)位居二、三名。

作为蚂蚁集团副总裁、智能科技事业群总裁,同为蚂蚁链“掌舵人”的蒋国飞,向《豹变》称,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蚂蚁链)要跑出隧道了”。

1、进入“隧道”

2014年10月,蚂蚁金服成立,第二年,公司内部的几个工程师出于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走到一起,自发组建了一个区块链小组。这便是蚂蚁金服进军区块链的肇端。

有趣的是,腾讯、百度后来称其对区块链的探索也始于2015年。众所周知,比特币早在2009年初就已经发行了,此后各种“币”争相上市。“币圈”热闹非凡。

直到2015年,作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才引起全球范围的关注。风口在哪里,资本就飘向哪里,一时间,资本市场又掀起一场追逐区块链的狂潮。“链圈”又火了起来。

蚂蚁研究区块链不是为了发币,兴趣小组成立的头三年,主要就是埋头搞技术研发。蚂蚁集团招股书显示,蚂蚁链BaaS平台、双链通、通用智能合约平台、蚂蚁链一体机等区块链技术均来源于自主研发。截至目前,蚂蚁集团已经连续四年在区块链领域全球申请专利数量排名第一位。

拥有技术充其量只是“炫技”,关键在于如何将区块链技术落地。前面说了,蚂蚁研究区块链不是为了发币,实际上也不能发币。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令禁止ICO(首次代币发行)。此前7个月,蒋国飞刚加入蚂蚁金服,负责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其中包括蚂蚁的区块链团队。也是在这一年,蚂蚁将区块链技术列为公司五大战略技术布局之一。

总之,蚂蚁区块链技术的落地任务,落在了蒋国飞的肩上。入职蚂蚁金服前,蒋国飞探了一下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的底,“你怎样看待失败?”

井贤栋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尽力做吧”,就算失败了,也未必是坏事。

其实蒋国飞入职蚂蚁之前,2016年,蚂蚁区块链已经落地公益场景,在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上线了一个区块链公益筹款项目。搭载区块链技术后,每一笔善款都全程可追踪。此番小试牛刀后,蚂蚁区块链团队才正式成立。

加入蚂蚁之后,蒋国飞加快了区块链落地场景的拓展以及平台的搭建。2018年9月,蚂蚁区块链合作伙伴计划启动,将蚂蚁BaaS区块链平台对外开放。

按照蒋国飞设想的路径,做完技术、再搭平台之后,第三步就应该是商业化了,这意味着蚂蚁区块链进入了一条没有前人走过的“隧道”。

2、进击的蚂蚁链

“隧道”里一片乌漆墨黑,但蚂蚁从来不是靠眼睛辨别方向。

2020年7月23日,“蚂蚁区块链”正式升级为“蚂蚁链”。蒋国飞表示,名字虽然缩短了,但是梦想更大了,蚂蚁链要做“数字时代的信任新基建”,这就是蚂蚁用来探路的“触角”。

世界上本没有路,试探久了便成了路,这条路就是链接产业、脱虚向实之路。

2019年初,蒋国飞下了一个判断,“产业区块链已经开场,拐点即将到来”。此后,蚂蚁的区块链团队更下功夫探索应用场景,比如推出供应链金融平台双链通、上线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上线可信数字存取证工具“鹊凿”等。

到升级为“蚂蚁链”时,蚂蚁的区块链技术已经在50多个实际场景落地,每天“上链量”超过1亿次。至此,蒋国飞彻底想明白了,蚂蚁链“始于区块”,关键在于“链接产业”,更有价值的是“链”。

锚定“产业区块链”一年来,蚂蚁链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不断向外界明示“上链就上蚂蚁链”。正如当初阿里云的口号,“上云就上阿里云”。

2020年9月,蚂蚁链发布国际贸易解决方案Trusple,去解决的问题是国际贸易中买家与卖家之家的信任难题。这也是20年前阿里巴巴B2B业务一直悬而未决的难题。

2021年5月,蚂蚁链发布文昌星传统文化焕新计划,推出“IP商业平台”,创造性地将IP授权市场从原来的“批发”模式变为“零售”模式。

2021年6月,蚂蚁链成为欧洲杯官方全球合作伙伴。蚂蚁链与欧足联签署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探索应用区块链等技术加速足球产业数字化转型。7月12日,C罗捧得欧洲杯历史上首座区块链得分王金杯,其在本届欧洲杯上的成绩和荣誉将记录在蚂蚁链上。

在6月举行的蚂蚁链首届开发者大会上,蚂蚁链发布区块链高速通信网络BTN,这是一个面向全球可信数字网络建设的通信技术方案,让区块链的全球通信驶上“高速公路”。

凡此种种,蚂蚁链在业界赚足了眼球,一时风头无两,为了实现产业链接,蚂蚁链可谓四处出击。

值得注意的是,蒋国飞作出“产业区块链已经开场”的判断时,蚂蚁的区块链团队不过100多人,如今整个蚂蚁链团队已经达到七八百人的规模。

仍然是在蚂蚁链首届开发者大会上,蒋国飞又下了一个判断:继“上云”之后,“上链”正在开启新一轮数字化浪潮,从企业自身的数字化走向产业协作的数字化。

按照井贤栋和蒋国飞的阐释,在数字时代,“云”是生产力,“上云”就是企业自身的数字化,而“链”是生产关系,产业协作的数字化指的就是“上链”。

上云早已是业界共识,是否应该上链,决定权自然在产业界手中。需要指出的是,马云当初坚持搞云计算时,阿里内外可谓一片非议。

3、蚂蚁链会独立发展吗

应淘宝网“担保交易”服务而生的支付宝,解决了当时C2C之间的信任难题,后来支付宝独立,蚂蚁金服基于支付宝而成立。

如今,蚂蚁链正在解决B2B之间的信任难题,解决产业链接问题,在外界看来,同样具有独立发展的潜质。

此外,当下外部环境也前所未有的好。

产业区块链已经开始蓬勃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政策环境也更加明朗,今年3月,“十四五”规划将区块链列入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一个月前,工信部、中央网信办又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和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为区块链产业设置了一个“迫在眉睫”的发展目标:到2025年区块链产业要初具规模。

截至目前,蚂蚁链隶属于蚂蚁集团智能科技事业群之下,尽管蚂蚁链的大部分产品并不是为蚂蚁集团服务,主要服务于外部的B端,但蒋国飞表示,当前最核心的考虑不是蚂蚁链的组织架构问题,而是怎么在产业协作的方向上做好。

“我没觉得目前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不认为有什么东西阻碍了蚂蚁链今天的发展。”蒋国飞直言。

此外,才刚要跑出“隧道”的蚂蚁链,谈独立或许为时过早。

怎样才算“跑出隧道”?如前所述,蚂蚁链探索商业化是“进入隧道”。按照蒋国飞的定义,“跑出隧道”意味着区块链技术的很多商业价值越来越清晰,并且找到自己的闭环。

他说,对蚂蚁链来说,能否独立发展,从来不是首要问题,不断地完善技术和服务,探索更广泛的产业链接才是终极目标。

至于蚂蚁链的商业化规模如何,蒋国飞表示不便透露。但根据IDC中国的报告,2020年中国BaaS的市场规模仅为6.3亿元,蚂蚁链BaaS平台31.7%的市场份额,规模不过2亿元。当然,这并非整个蚂蚁链的商业化成果。

此外,蚂蚁集团招股书称,公司的蚂蚁链业务自2019年度才开始商业化并产生收入,而且收入贡献占比甚微。

根据招股书,蚂蚁集团的“创新业务及其他”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智能科技业务下的蚂蚁链等业务。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创业业务及其他”业务收入为9.3亿元和5.44亿元。

因此,蚂蚁链想要脱离蚂蚁集团“自立门户”,还有很长的一段商业化之路要走。

走出“隧道”,对蚂蚁链来说,只是一个新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