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后,离开补习班的孩子去哪了?

作者 | 卓宇 2021-09-14

「核心提示」

“双减”成为2021年教育行业的最热词。在此之下,曾经风光无限的K12学科培训仓促离场,体育、艺术这些长期处于边缘的素质教育培训填补了空档期。原本主次分明的学科教育和素质教育形成了跷跷板效应,素质教育的春天要来了吗?

作者 |卓宇

编辑 |子睿

充满变数的2021年,我们见证了教培行业一个时代的结束。

时代落幕前,总会先响起唏嘘和挽歌,但很少有如K12教培赛道这般:谢幕得如此仓促。

从去年疫情爆火,到今年最严监管;从资本涌入,到集体离场,教培行业上演了一场水火交融的魔幻变潮。

尤其是“双减”政策的出台,让学科培训加速离场,原先处于辅助位置的素质教育意外上位。

放学后出来玩的孩子多了,周末去球场的孩子也多了。

形势“一片大好”的背后,是还在适应、观望、纠结的家长。

素质教育会替代学科教育,填补孩子们的空闲时间,缓解家长的焦虑吗?

1、魔幻的风水轮流转

上个月,陈风工作的这家北京知名艺术教育培训机构,又在房山、丰台开设了两个新校区。

陈风大学选的美声专业,毕业后在河北老家做过一年直播运营,后来跟女友一起北漂,重拾专业。现在,他在这家教培机构当音乐老师,主教声乐和吉他。

“这两年感觉有点魔幻。”9月7日,在北苑华贸城的一家奶茶店里,陈风笑着对《豹变》说。最近正临开学季,下午空出来两节课,让他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喝杯东西。

身穿白色运动防晒服的陈风戴一副黑框眼镜,在打理过的烫发衬托下,显得阳光、朝气。

但把时间线往前推到去年初,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去年春节,陈风回老家不久,就传出武汉封城的新闻。他感觉这场疫情没有想得那么容易过去。回家前一周,同事们说等年后回来一起聚餐,但他没想到再次见面,已是半年后了。

2020年1月底,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延期开学,全国线下教培机构全部停课。“停课不停学”让线上教育成为刚需,但却打了体育、艺术等素质教培机构一个措手不及。

在线教育最火时遍布街头的广告/视觉中国

隔离期间,陈风和一个在线教育机构的朋友电话聊天,对方跟他吐槽:“放假也要在家办公”。在他听来,这分明是在“凡尔赛”啊。

疫情犹如一把镰刀,将教培行业切成两半,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

一个月后,陈风在公司群里收到通知:因疫情原因,待岗期间,公司将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预计到4月份结束。

陈风苦笑着说:“当时生活保障金,还不到我房租的四分之一。”春节前夕,陈风和父母刚去看了房子,为结婚做准备,但就像公司假期延迟一样,一切都被搁浅了。

在武汉解封2个月后,陈风回到北京,做好上岗准备,此时北京新发地疫情暴发,翘首以盼的复工再次落空。

无奈之下,陈风兼职过房产中介,也干过核酸检测志愿者。彼时,他的公司已开展线上教课方案,他在住处装了一块小白板,开始在家上课。

“家长们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约课的基本都是我带了很久的学员,他们对授课质量比较放心。”就这样持续到9月份,北京教培机构全面复工后,陈风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同事和学员。

在陈风这段狼狈奔波的日子里,正是K12为代表的在线教育的高光时刻,巨额融资频现,造就出资本青睐的独角兽,不时传出的IPO风闻,夹杂着财富的味道。

当初捧得有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惨。

今年上半年风云突变,在线教培行业收到强监管信号,疫情带来的井喷式爆发快速降温。7月,中小学生“双减”政策出台,对于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作出重点管控,学科校外培训一度进入封冻期。

今年的暑期成为孩子们的“放空期”。

讽刺的是,陈风那位吐槽假期加班的在线教培朋友最近被裁了。过去这一年多,教培行业的发展跌宕起伏,两人所处的阵营风水轮流转。这种戏剧性的走向,让两人唏嘘不已。

当然,家长们不会轻易让孩子的暑期“荒废”,书法、羽毛球、乐器、舞蹈等体育艺术类兴趣班,成为许多家长的新征地。

刚结束的暑期,陈风找到了久违的充实感。他所在的校区暑期学员数量不但恢复到疫情前,还有明显增幅。8月份,他的校区拿下了二十多个校区里业绩第一,公司为他们办了一场庆功宴,同时宣布房山、丰台两家新校区正式开业。

对于“双减”政策出台后,素质教育能否迎来大热?陈风感觉还不是很强烈,但过去一年的经历,让他变得居安思危。

最近,陈风闲余时间在学习配音,偶尔和朋友出去接一些商演。他说,既然未来不确定,就要随时为变化做好准备。

同样面对不确定的,还有家长。

2、出来玩的孩子多了

8月22日上午9点,王亮如往常一样,带着孩子到北京东四环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他发现:原来周日上午空荡荡的篮球场,几近被占满。

他在“孩子篮球后援团”微信家长群感叹:“今天好多人啊!”

“以前我们去朝阳公园,但那边人太多,五个篮球场,有两个长期被包场。”一个月前,他们找到这块“风水宝地”——这里场地多人少,不用预约,20元一人不限时。

从8月下旬开始,王亮发现篮球场的孩子明显变多了。“从一个场地被培训班包场,增加到三个,加上一些拼场的孩子也在增多,现在去晚点就没地儿玩了。”

王亮察觉到,这种细微变化与“双减”政策出台时间线基本一致,“双减”后,他家楼下的露天广场,晚饭后也多了不少出来玩耍的新面孔。

王亮的儿子今年刚升初中,他告诉《豹变》,小学给孩子报课外班倾向于街舞、围棋、画画、编程这种兴趣班,只有英语口语从幼儿园就没断过,五、六年级也报过数学班,但都是一周一两节课。

他打趣道:“可能朝阳区家长相对比较佛系吧,感觉双减就是让海淀家长向朝阳家长看齐。”

8月31日,北京召开教育“双减”工作发布会,对中小学上课时间做出调整,并要求学校每天提供至少2小时课后服务,提供菜单式课后服务项目和内容,供学生自愿选择。

不难看出,“双减”工作落地过程中,也在推动日常教学回归学校,回归课堂。

“现在孩子每天的作业基本在学校完成,回家就看看课外读物,玩玩编程,写他喜欢的小说,我们也没做其他安排。”王亮坦言,能否继续佛系下去,最终还要看成绩。王亮家孩子小学所在学校在朝阳区排名靠前,孩子成绩也一直在前列。

在他看来,“双减”之后,孩子不会再陷入不补课玩伴都没有的困惑,对孩子和家长而言,都减轻了负担。

来自西城的家长赵路,显然还在适应中。

赵路家孩子今年同样小升初,尽管他不是典型的鸡娃家长,但一直很注重孩子逻辑思维方面的训练与培养。

因此,孩子小学阶段,除了报一些书法、大提琴、篮球等兴趣班,一直都上着语数外相关的培训班。比如英语口语、语文国学和数理思维等课程。

“双减”政策落地后,不乏一些机构将业务转变为“启蒙思维”叫法,试图规避划分成学科培训的风险。

8月底,教育部对此回应:如果培训实质上是对9类学科其中的学科相关内容进行专门学习,强调的是学科知识导向,是为升学考试来服务的,片面强化相关学科听、说、读、写、算方面的技能培训,那么就应当按照学科类来进行管理。

“原来小孩一到晚上或周末,就去企业网大厦的学而思上课,卷是卷了点,现在全关门了。”赵路感觉,孩子时间一下被释放后,有些无所适从。

他觉得素质教培班并非是一个很好的替代选择,因为孩子的学校本身就有兴趣培养的课程。

像赵路一样出现不适感的家长不在少数,更有甚者选择花费更多钱请私教、攒班。

9月3日,教育部再发通知,要求“把准变异形态”,将长期以来在监管中夹缝生存的学科培训“游击队”,纳入查处范围,加大监管力度。

同时,为了避免造成“一刀切”式的局面,北京最近公布了教培机构“白名单”,为这场大震荡做缓冲。

“可能都需要一个时间来适应吧。”赵路如是说。

教培行业巨大变潮下,观望、适应似乎已成为从业者和家长的默认态度,但对于众多的教培机构而言,却是一次关乎生死的抉择。

3、海淀黄庄光景不再

北京海淀文化艺术大厦与银网中心两座楼宇之间,穿插着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一道大门。

北京海淀文化艺术大厦与银网中心路口/豹变

站在路口望向这所只有一门之隔的“海淀六小强”顶级名校,不由想到那句“近水楼台先得月”,似乎也能理解,为何有家长让孩子跨越大半个北京跑到这儿补课。

这里就是被冠以“宇宙补课中心”的海淀黄庄。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教育看黄庄的笑谈犹在耳边,但热闹光景却已不复从前。

9月8日上午,银网中心B座10层的业主正在商谈新装修问题,房间里空空荡荡,墙上还留着上一家租户豆神大语文的招牌。

“上个月就搬走了,正好也到期了。”尽管业主有意无意补充了一句,依然无法掩饰整座大厦回荡着的冷清感。

楼下一整层是新东方,白色半透明的玻璃隔间,现代风格的办公室设计,但房间内的桌椅都没有了——新东方官网显示该校区“已撤店”。

与之相邻的理想大厦里,高思教育的撤离显得更加仓促,写字楼一层电梯间还弃置着高思教育的易拉宝,五层校区教室门框上贴着印有“海淀区高思超常教育培训学校”字样的封条。

“双减”信号打响后,撤退成为大大小小K12培训机构的一条必经之路,而撤离的下一步,将直面生死考验。

今年6月以来,以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为首的头部教培机构,开始转型素质教培市场。巨头们的一举一动,往往容易形成业内的跟风效应,况且这本就是一场绝地求生的大逃亡。

没了K12广告的暑期,为素质教育从业者们增添着信心,包括少儿编程、机器人、科学实验室在内的STEAM教育焕发着新光彩,静默许久的资本似乎也找到新出口。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1-8 月,少儿编程赛道一共发生14 笔融资,披露融资总额超 16.05 亿元人民币,其中披露融资额同比增长243.7%。

资本的追逐散发出风口汇聚前的气味,但素质教育春天是否到来,业内多持保留态度。

一位K12机构的前高管认为,素质教育其实是个伪命题,盲目将其拔高,这样的转型基本上就是从政策困境跳入一个业务深坑。

另一位资深教育行业人士也表示,“素质教育春天到了”的论断为时尚早。目前行业内出现的素质教育一片火热的景象,很大程度是学科类培训机构急切寻求转换赛道的“应变之举”,能否持续还有待观望。

她认为,现有的人才选拔机制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如何提升孩子学业成绩仍会是大部分家长的刚需。什么时候美术、音乐、体育在高考成绩中所占比重跟语数外史地政生化等学科同等重要;或者说,社会对人才的评价选拔不局限于学业成绩这个单一维度时,素质教育才可能真正迎接春天。

华夏桃李董事长、橙啦教育创始人张爱志,同样认为素质教育的未来发展,取决于选拔制度的变化。“虽然素质教育不太可能成为第二个K12,但我对素质教育整体还是看好的。”

在他看来,国家未来的经济走向,以及人才结构需求,反向倒推到基础教育阶段,国家更需要加强整体素质提升,调控学科教育的方向。

过往侧重学科选拔人才的考试制度也在松动。9月3日,教育部发言人表示,推进中高考体育改革,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中考体育分值。

张爱志表示:“我觉得未来十年会是一个发展期,素质教育需求会逐渐向好,当然和K12学科培训差距还很大。”

夜幕悄然而至,海淀剧院门口的知春路上依旧车水马龙,但北大附中南门那个路口,再难看到家长与孩子行色匆匆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