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改101”熄火,影视圈的财富密码凉了

作者 | 刘霞 2021-09-25

「核心提示」

《陈情令》《山河令》等耽改剧的火爆,让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找到了吸引观众、快速淘金的财富密码。很多默默无闻的演员,也因此一夜成名。近日,广电总局明令抵制“耽改”之风等泛娱乐化现象,“耽改红利”或将就此终结。这股“耽改”之风是何时吹入大众文化之中的?耽改剧大热背后又隐藏着哪些风险?

作者 |刘霞

编辑 |刘杨

近几年,随着《陈情令》《山河令》等耽改剧成为爆款,影视行业找到了新的“财富密码”。

《陈情令》不仅首创了超前点播模式,还通过这种模式为腾讯视频带来了1.56亿元收入。如今,超前点播也成为了各大视频平台的标配。

除了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赚的钵满盆满,对于演员来说,拍耽改剧也是跻身一线的捷径。纵观近几年演员市场,朱一龙、白宇、肖战、王一博、龚俊等新晋顶流,几乎都是因出演耽改剧而走红。

而且,每个荧幕主角背后都有一大批“CP粉”追随。这几年因耽改剧而火的CP,几乎都打着“兄弟情”的旗号悄悄卖腐,让腐女群体们疯狂氪金。

不过,随着耽改剧集中大爆发,也带来了恶意营销、粉丝互撕、误导青少年价值观等负面影响。面对种种乱象,9月16日,广电总局召开会议要求,加强电视剧创作生产正面引导,坚决抵制流量至上、“饭圈”乱象、“耽改”之风等泛娱乐化现象。

影视行业的“耽改红利”或将就此终结。

1、熄火的“耽改101”

2021年是耽改剧扎堆的一年。据统计,2021年待播、已开机、筹备中的各类耽改影视项目有80多部,仅晋江文学城已出售影视化版权的作品就有60余部。

这一现象也被网友戏称为“耽改101”,意思是耽改剧多到像参加选秀节目的练习生一样,等待C位出道。同时,这些耽改剧涉及的男主角数量之多,相当于输送了一整季选秀选手的数量。

耽改剧如此火爆的原因,首先是具有天然的受众优势。耽美本就是指“沉溺于女性对男性美的想象”,因此耽改剧的受众也多为女性,这与传统影视剧的主流收视群体有很大的重合。

根据云合数据统计的百度指数显示,耽改剧的观众主要集中在20-29岁。《镇魂》女性观众占比最低为78%,呈现相似占比情况的还有《陈情令》《鬓边不是海棠红》《成化十四年》。

资深“腐女”潘芳告诉《豹变》,喜欢看耽改剧是因为对现在BG(男女)向的言情剧感到失望和疲惫。“大部分BG剧实在是太没新意了,不管是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人设都很单一,剧情也是千篇一律,几乎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

在潘芳看来,耽改剧的最大魅力就在于可以跳出男强女弱的固有设定。“我在看BG剧的时候一般会代入到女主的角色中,但是现在的女性角色都是围绕男主,看的我很憋屈。”

而在看耽改的时候潘芳完全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追剧,纯粹欣赏两位同性之间没有地位差距的感情,“我摆脱了自己的身份,也摆脱了性别的束缚,非常自由。”

2016年播出的《上瘾》被众多“腐女”奉为“耽改鼻祖”,播出一天内就收获了1000万的点击量。不过,该剧由于内容过于露骨、明显违背网络视听相关政策,没有播完就被下架。

尽管如此,影视行业在随后几年仍然掀起了一股耽改剧的浪潮。

2018年,《镇魂》上线4天播放量破亿,获得了当年的年度电视剧大赏人气剧集第一名;2019年腾讯投资的《陈情令》上线,点击量登顶年度网剧首位。今年播出的《山河令》上线15天后,就拿下微博电视剧热搜榜第一。

《山河令》演唱会,粉丝应援/视觉中国

但是此次广电总局命令抵制耽改之风,让耽改剧开始急刹车,正在拍摄、尚未播出的耽改剧都将面临风险。如果耽改剧被暂停,各大视频平台将会损失巨大。

目前,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和芒果TV分别有耽改存片5部、4部、3部和2部。

如果耽改剧无法播出,耽改存片最多的腾讯视频损失最大。据悉,腾讯视频的《张公案》《皓衣行》《左肩有你》三部热门耽改作品的投资分别为2.5亿、1.5亿、1.2亿。为了减少损失,腾讯视频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出口海外”。从近日腾讯视频海外版发布的待播片单中可以看见,《张公案》《皓衣行》《左肩有你》赫然在列。

爱奇艺则手握大IP《天官赐福》,该剧是《陈情令》作者的另一部热门作品。这部剧在开拍过程中一直风波不断,先后陷入“选角遛人”“改名”“打人“等负面事件中,并且接连被曝出停拍的消息。

2、资本“以小博大”的游戏

耽改剧最开始的成功,可以说是一个“低成本、高收益”的典型案例。

最早将耽美拍成网剧的人是耽美网文作家——柴鸡蛋。2015年,柴鸡蛋的耽美小说《逆袭之爱上情敌》投资140万元,用时10天拍成网剧。同样他的另一部改编剧《上瘾》,因为经费和政策原因,也仅拍摄了23天。

但是这些小成本的网剧却有不错的经济收益。《逆袭之爱上情敌》未删减版的DVD收入达160多万元,演员见面会门票也被炒至上千元,一万多套写真集在一周之内全部售罄。

如果说2018年之前的耽改剧只是小试牛刀,那么2019年《陈情令》所带来的巨大“腐女经济红利”,则让资本看到了耽改剧的巨大潜力。

2019年《陈情令》在腾讯视频开播后,腾讯首次解锁单个30元超前点播功能,仅超前点播就拿下了1.56亿元的收益。自此之后,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效仿“超前点播”这一模式。

与此同时,基于《陈情令》衍生出来的动漫、游戏、音乐、周边等一系列产品也让资本赚得盆满钵满。《陈情令》发布的国风数字专辑,仅仅10个小时销售额就突破了300万。《陈情令》演唱会线上直播间总人数多达326.7万人,所得收益近亿元。演唱会现场门票开售当天5秒即售罄,内场门票网传最高被炒至15万。

在今年选秀节目火热的时候,优酷推出了《山河令》,有观众表示:“优酷用2个男人让我放弃了隔壁台的200个男人。”

优酷虽然没有采用超前付费点播,但选秀那套打榜规则,被巧妙地运用到了《山河令》上。优酷以剧中“琉璃甲”作为打榜筹码,规定会员解锁琉璃甲一定数量后可以加更。换取“琉璃甲”的方式有反复看视频、邀请好友观看、充会员等。等到所有剧迷们集齐2000万琉璃甲的时候,官方就会组织主创们参加云见面会。

如果说超前点播、贴片广告、音乐专辑是一次性消费,那么资本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有野心。比起短期利益,资本更关注耽改剧演员火了之后的“长尾财富”,毕竟耽改剧这几年的造星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上瘾》的两位主演黄景瑜、许魏洲从名不见经传迅速晋升一线明星。《镇魂》两位主演朱一龙、白宇也凭借该剧一炮而红。《陈情令》捧红了王一博、肖战。张哲瀚、龚俊艺人热度也因《山河令》排名从500名开外上升至前20名。

这些迅速走红的男演员,除了收割了一大波粉丝,也在短时间内拿到了多家品牌的商业代言人头衔。《山河令》的一位主演张哲瀚在被封杀前,商业代言超过20个。

粉丝们的氪金能力比想象得要更强。《陈情令》剧中角色魏无羡、蓝忘机的官方娃娃周边仅3天就达到100万销售额。《山河令》榜单第一的观众贡献了10万多块琉璃甲,若不计入邀请朋友和观看正片免费获得的琉璃甲,至少氪金2万元。该剧主演龚俊的一套戏服就拍卖了22.46万元。

可以看出,资本想要的热度并不止于播出期,围绕耽改剧产生的是一条全方位IP打造的吸金之路。

3、耽改剧背后的“饭圈江湖”

高收益的另一面是高风险。

编剧汪海林今年年初发过一条微博:“善意提醒,耽改剧不要再拍了,耽改的电影更不要拍。”

“不要拍”的理由应该与“清朗行动”的开展有关。当前不良的饭圈文化以及畸形的审美潮流成为了整治的目标之一。而耽改剧则是“饭圈文化”盛行的重灾区。

在因耽改剧走红的流量明星中,“饭圈文化”十分盛行。为了迎合粉丝的喜好,有些平台和片方会刻意引导粉丝“嗑CP”。

最常见的“人工糖精”就是让两位主演隔空营业、穿同款服装、戴同款饰品、合体参加活动,甚至有些演员也会说一些暗语或者擦边球故意卖腐。

同时,从剧集衍生出的演员CP热度也一路狂涨,在微博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之前,黄景瑜、许魏洲的CP超话“鲸鱼与洲喵”、肖战、王一博的“博君一肖”,以及龚俊、张哲瀚的“浪浪钉”,一直占据CP榜前列。

对于从耽改剧走出的CP来说,唯粉(只喜欢某一成员的粉丝)与CP粉的战争,几乎不可避免。这种粉丝之间的战争也是饭圈乱象的根源之一。

拿《陈情令》与《山河令》来说,两部剧的主演凭借耽改剧,一举晋升顶流。但是在剧集收官后,粉丝团体就爆发了矛盾,出现拉踩营销、恶意造谣等问题。类似“王一博代言销量不如肖战”“龚俊接不住张哲瀚的戏”等话题,就一度引起了唯粉与CP粉的互掐。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是2020年2月爆发的“227事件”,该事件是耽改剧的CP粉和唯粉之间的矛盾激化导致的闹剧。

这次事件的导火索为,一名微博用户在平台上发布关于肖战的同人文章《下坠》最新连载。肖战粉丝由于不满小说中肖战的人设,对《下坠》进行了大量的举报。事情发酵后,导致海外同人小说网站“AO3”被屏蔽,进而引发多文化圈层联合抵制肖战粉丝及肖战本人。

对此,《检察日报》当时连发五篇文章谈肖战风波,直言这是“偶像”的失格。

除了恶意卖腐以及CP粉和唯粉之间的互掐之外,耽改剧在营销方面还容易出现恶意炒作。

拿《天官赐福》这部大IP来说(后改名为《吉星高照》),开拍前,在选角阶段便涉及了半个娱乐圈男演员,引得各家粉丝“互撕”争吵。比如鹿晗、蔡徐坤、丁程鑫等流量明星都曾被爆出过出演该剧。

虽然选角溜明星、粉丝互掐为《吉星高照》赢得了非常大的曝光量,但是过分炒作也败坏了这部剧的路人缘。

如今,广电总局明令抵制耽改之风,众多耽改作品被按下了暂停键。对于资方、平台而言,可能会想尽办法降低损失,比如放弃国内市场出海,或者重新剪辑删改。

而对于影视行业来说,“耽改101”变成了“耽改404”,曾经的“财富密码”已成明日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