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安心度假,年轻人一天花几百元寄养「留守」宠物

作者 | 陈晓妍 2021-10-04

「核心提示」

国庆长假,是城市里的年轻人放下工作,出去放飞自我的好机会。陪伴他们度过无数个孤独夜晚的宠物,这时候就成了羁绊。宠物寄养机构应运而生,从传统的笼子群居式寄养,到宠物酒店、民宿、家庭“托儿所”、度假村等寄养方式,如雨后春笋冒出来。年轻人该如何选择?

国庆期间,《豹变》策划了一组《年轻人假期新生活》系列专题,包括露营、睡眠经济、解压馆、宠物寄养等。今天是专题的第二篇,关于宠物寄养。

作者 | 陈晓妍

编辑 | 子睿

“幸好提前预约了,要不可能就没位置了。”早在一个月之前,深圳女孩葵子为家里的边牧预约好了假期房。那是一家位于深圳龙岗区的宠物度假村。葵子在收到寄养预约通知发出不到五天,乐园里110间宠物狗专用的房间就被一抢而空。

每逢长假,一二线城市总会迎来潮汐般的人员流动,留下一批急需有人照料的留守宠物。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宠物2020年市场规模为2953亿元,同比增长33.5%。其中,宠物食品及宠物用品市场规模在2020年分别达到1382亿元及282亿元。

在这个千亿市场中,寄养业务仍是一片蓝海,吸引着众多商家入局。

寄养机构如雨后春笋,最传统的笼子群居式寄养,已经满足不了大多数爱宠心切的主人们。为了让宠物们有更好的体验,宠物酒店、民宿、家庭“托儿所”、度假村等寄养方式,也开始成了年轻人的新选项。

1、从笼养的“托班”到户外“度假村”

国庆假期的北京,没有了往日的喧嚣。为数不多的热闹场景,除了各处游园景点,还有宠物酒店。

在北京朝阳区百子湾的一家宠物酒店中,接送猫狗的专车来来往往,全天24小时,任何时候,从店里的玻璃门外望进去,都能看到姿势各异的宠物们,以及专门负责陪护的“铲屎官”。

为招揽生意,酒店把房型分为“公寓、别墅、豪华房、总统套房”等类型。即使是价格最低的猫咪公寓,也在200元以上。569元一晚的总统套房最贵,但因为条件最好,变成了店里的抢手房型。

五一、国庆、春节,这些小长假是宠物寄养的高峰期。每逢长假,一二线城市总会迎来潮汐般的人员流动,留下一批急需有人照料的留守宠物。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宠物寄养机构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城市各个角落。

三年多前,郑州的白嫂和丈夫把所有生活用品搬进了卧室,80多平方米的房子腾出大半,变成了一家“郑州家庭宠物寄养”。

白嫂也成了宠物们的厨娘。她亲自给狗制作辅食,将平菇、茄子、鸡胸肉、鸡蛋煮熟切碎,放在食碗里,分给一群围在厨房门外的宠物狗。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户外活动,其他时间,狗就待在家里自由活动。

寄养在白嫂夫妇家里的狗

刚开始在郑州开宠物寄养,白嫂有些犹豫。几年前,丈夫陈哥曾到长沙、上海观察市场,那时,上海有的宠物酒店一天寄养费用就已经高达三四百。

最开始,他们每天只能接到一两个订单。慢慢地,寄养宠物增加到五六只。到了节假日,提前半个月,寄养名额就会被订满。台账里的收入一年比一年多,情况好时,一天收入能有五六百。几年下来,夫妇俩的收入也挤进了郑州的中上水平。去年11月,陈哥也辞掉了工作,全职在家帮助妻子照看猫狗。

除了传统的笼子群居式寄养,为了让宠物们有更好的体验,宠物酒店、民宿、家庭“托儿所”、度假村等寄养方式,也慢慢成了新选项。

深圳女孩葵子是一名白领,平时工作繁忙,这个国庆假期她计划去云南旅游放松。随着旅游计划一起敲定的,还有宠物狗的假期安排。早在9月5号之前,葵子就已经替它预定了“sunny乐园”的寄养名额。

那是一个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宠物狗度假村。葵子看中了度假村里1000平方米的户外活动场地。三个露天人工草坪、棚内活动场地,以及室内游泳池,足以成为大多数狗的狂欢。

“sunny乐园”是以老板老曹的狗sunny命名的。sunny是深圳狗圈里的明星,这只白色的萨摩耶拿过华南赛区飞盘比赛的亚军,还拍广告。sunny和训犬师老曹一起,成了sunny乐园的活字招牌。

领养流浪的sunny之前,老曹并不了解国内的宠物狗市场。直到带着sunny进入玩飞盘的圈子时,他才惊讶地发现,几乎每个城市的每个社区,都有为宠物狗建立的微信群。仅他所在社区,就有一个500人的大群。深圳作为一个移民城市,节假日的寄养市场缺口无疑是巨大的。

老曹的“sunny乐园”正好切中大多数宠物狗主人们的痛点。2017年,乐园开张后,客户拓展到了珠三角、佛山一带。有人甚至自己从中山开车,把狗送到130公里外的深圳。

今年的国庆假期,老曹在九月一号就发布了寄养预约通知。根据狗的不同体重,每天的寄养费为60~160元不等。不到五天,乐园里110个房间被悉数订完。

2、年轻人成为宠物寄养主力军

“猫狗在,不远游”,是葵子一贯的原则。狗小的时候,葵子晚上跟朋友吃饭,都会赶在九点前回家,即使在它长大以后,葵子也不会在外面过夜。

在孤独的城市里,动物们为原子化的年轻人们提供情感慰藉。

但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生活,年轻人没有绝对安定的生活。工作日出差,假期返乡,宠物的去处成了葵子的困扰。

她从来没有把狗送去笼子式的传统寄养机构。赶上深圳的朋友没法帮忙照看,她就只能把狗带着出行。公司团建,葵子也会把狗带上出租车,为它系好宠物专用的安全带。一个行李箱,半边塞满了狗的折叠饮水碗、零食、玩具等宠物用品。

但这并不适合远途出行。在狗几个月大的时候,葵子就开始为狗物色靠谱的寄养机构,多家对比,再向其他宠物主人打听寄养的体验。

“什么都想给它最好的。”葵子说。仅仅是寄养方面,葵子就为狗充值了几千元的寄养年卡。

近两年来,老曹也发现,找到他的新客户中,有六七成都是一线城市的年轻人。

在“sunny乐园”提供的各类寄养模式中,选“高级寄养”的客户越来越多,这种价格最贵,但体验最好。白天狗有专人陪伴,一天都在外面活动,晚上才回到房间睡觉。同为爱狗人士,老曹理解这些客户的选择:“现在很多人对于狗狗的情感,就像自己家人一样。”

做家庭寄养三年来,白嫂遇到过一位商丘的客户,总会亲自开三个多小时车,把宠物亲自送到郑州。

也有人把宠物送到寄养机构,是关注到宠物狗的社交空缺。希望能借此改善它们孤僻的性格。

有一次,一位老人带着一条10岁的狗上门,跟白嫂倾诉人犬共处的隔阂:“它往沙发上一趴,我往沙发上一坐,俺俩对着眼可没意思。”来到寄养家庭后,老人的狗开始学着跟同类相处。有了同类陪伴,狗的性格明显变得外向,玩得更开,狗粮吃得也比以前多。

白嫂的客户中,不少是国企职员,也有医生。这个群体收入高,舍得为宠物花钱,但对家庭寄养的要求也更高。

为宠物找寄养机构,就像为自家的孩子找幼儿园。要想让客户放心,寄养店主们也必须考虑得更多。

白嫂说,保持狗窝、沙发、尿垫的干净清爽只是基础。水盆的饮用水也需要适时更换,一不注意,不到半天,碗里就会飘上几根动物毛发,污染水质。这是眼尖的客户在考察寄养家庭时会注意的细节。

3、宠物寄养是一桩矛盾的生意

白嫂和老曹的寄养机构还是传统的线下获客,而年轻一代开始通过网络营销获客。

来自上海的摄影师“陈俊凯cc”把家庭宠物寄养当作副业。他认为,要想与众多宠物别墅、酒店竞争,懂得网络营销尤为重要。

摄影、宠物、穿搭与生活,都是陈俊凯在社交软件上经营个人IP的重要内容。相比起单一的寄养介绍,他有意展现更立体的人设——一个有洁癖的处女座摄影师。

他总结出来一些小窍门,比如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和宠物的合照。对年轻人来说,颜值是天然的吸引力。收留客户捡来的流浪小猫,他也会发到软件上,显示自己的爱心和耐性。会摄影也是陈俊凯独有优势,他会在宠物状态好,与自己的投缘的情况下,免费为宠物拍摄写真。

寄养价格太高会吓退客户,但定得太低,会给人低档劣质的感觉。最后,他将每晚的寄养费用定在100元~200元之间。

很多70后、80后的寄养机构老板并不擅长网络营销,往往要依赖客户之间相互介绍,靠口碑缓慢积累客源。而年轻人网感更好,陈俊凯更懂得年轻人的潮流风向,他常常会买一些新奇好看的宠物产品,家里的净化风扇和吸尘器都是戴森的,牌子名气大,宠物家长们也会更放心。

陈俊凯介绍,有了在社交软件上的流量,即使是非节假日,也能有稳定的客源。

但陈俊凯平时会将寄养宠物的数量控制在三只以内,节假日也不超过七只。他不把寄养当成主要盈利的方式,每个月收入几千,能承担一半房租就可以。

宠物寄养,是一门矛盾的生意。真正爱宠物的人,没有办法批量接收宠物,规模上不去,喂养、照顾的成本也会更高。生意和悉心照料难以两全。

开了一间“打滚儿猫酒店”的崔崔对此有更深的体会。崔崔是一名宠物猫繁育人,从事这个行业6年来,她对猫的生理、心理健康状况更加敏感。她不认可猫狗合住,为了避免狗给猫带来压迫感,崔崔在长春开了第一家只为猫服务的酒店。

“打滚儿猫酒店”内部

由于狗比猫更外向好动,在寄养方面,狗一直比猫更有市场。崔崔拒绝狗,等于主动放弃了大量的客户。

甚至连人的影响也要减小。崔崔不喜欢像普通宠物店一样,引来路人隔着玻璃围观,她在店门挂上一个木牌子,画着猫发怒的表情,写上“禁止参观”的大字。

单纯猫咪寄养带来收益并不多。酒店规模不大,全部住满也只有20来只。每只猫的寄宿费用在50元/天左右。

开猫酒店一年来,一切事务都是崔崔与丈夫亲力亲为。她不打算扩大寄养规模,也没找到能让自己放心的店员。

“喜欢猫狗跟照顾猫狗是两回事,时间长了人容易没有耐心。”崔崔解释道。

崔崔没办法把宠物当成普通的生意。在猫咪繁育的圈子里,崔崔见过很多不在意宠物状态的繁育人,这些纯粹的生意人开的宠物店规模通常更大,卖出去的猫多,寄养的数量也不少。只要能接受得了道德底线的挑战,收入也相当可观。

4、每一次寄养就像一次涉水冒险

去年,老曹发现深圳的大型宠物寄养基地遍地开花。仅仅在罗湖、福田一带,一个月内就涌现出四家新店。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宠物2020年市场规模为2953亿元,同比增长33.5%。其中,宠物食品及宠物用品市场规模在2020年分别达到1382亿元及282亿元。在这个千亿市场中,寄养业务仍是一块肥肉,吸引着众多商家入局。

但宠物寄养行业缺乏市场监管。除了家庭寄养,一般的机构只需拥有营业执照,就能开办寄养业务。从业人员的专业度无从考察。

老曹在深圳也见过许多这样的寄养机构。有一家主打训犬的机构,利用几间房作为场地,在节假日大量收养猫狗,笼子一个叠着一个,一层一层堆满房子,再把猫狗一只只关进去。寄养价格低廉,但卫生状况极差。

即使是在相对正规的宠物医院,寄养也存在着诸多风险。广州增城曾发生过一起阿拉斯加雪橇犬入住寄养宠物店猝死的事件。等主人赶到时,养了三年的狗已经被宠物店员埋在土里,死因不明。

家庭寄养门槛更低,缺乏第三方监管,更容易成为被质疑的对象。陈俊凯在网上也常常被人问及资质的问题。他起初在一款专业宠物寄养软件上注册了账号,按照里面户型要求、卫生条件等,提供寄养服务。只要在平台上交1000元保障金,宠物出了问题,平台就能提供10万元赔偿。但是软件后来运营不善,用户大量流失,这个第三方平台也形同虚设。

矛盾的是,营业执照本身,并不能作为寄养水平的保证。乱象迭生之下,每一次寄养都像是宠物主人的涉水冒险。宠物主人们只能寄希望于店主的人品,或者用高价来换取安心。

在为自家的狗找寄养机构的时候,葵子对业内存在的乱象也有所了解。把狗交出去,唯一的底气就是信任。

“sunny乐园”没有在线上做过推广,主要依赖客户们之间口口相传。老曹说,他不喜欢用冰冷的合同去解决与客户之间的问题,这是在宠物狗圈子中多年达成的默契。有问题一起解决,人与人之间,更多的是以信任跟感情作为连结。但这种形式,注定也只能存在于小圈子中。

相比之下,狗的世界要单纯得多。当吃饱喝足之后,它们慵懒躺在狗窝里,慵懒地晒着太阳入睡,四脚朝天,露出肚皮,释放出最直白的友好信号。也只有在这时,人与人之间的戒备才会慢慢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