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长假进入倒计时,失眠的你补上觉了吗?

作者 | 潘捷 2021-10-08

「核心提示」

饱受失眠困扰的年轻人终于可以趁小长假补一个好觉了。失眠正成为当下许多年轻人面对的挑战。为此年轻人寻找了各种安眠方式,药物治疗、保健品、睡眠仪器、冥想、漂浮、哄睡师……一切只为睡个好觉。

国庆期间,《豹变》策划了一组《年轻人假期新生活》系列专题,包括露营、睡眠经济、解压馆、宠物寄养等。今天是专题的第四篇,关于睡眠经济。

作者 |潘捷

编辑 |子睿

“小长假要结束了,我也总算睡了几个好觉。”24岁女孩钱朵朵在这个假期选择旅游缓解压力,睡眠质量也有所改观。

钱朵朵从高中开始失眠,在宿舍的黑暗中,钱朵朵觉得自己的听觉被放大,周围舍友只是正常的呼吸,在她听来尤为刺耳,最严重的时候她感觉不能呼吸。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农耕时代人类作息规律。进入现代,这些自然的生活节奏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996工作制、大小周、短视频、氪金游戏……工作生活上的压力和碎片化娱乐占据了年轻人更多的时间,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少。电影《华尔街》有一句著名台词:金钱永不眠,放弃睡眠似乎能获得更多。在此之下,减少睡眠的声音开始慢慢多了起来:懦夫才需要睡觉,睡眠是犯罪性的时间浪费。

对于年轻人来说,丢掉睡眠很容易,再次拥有睡眠却是困难重重。据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21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目前,中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药物治疗、保健品、睡眠仪器、冥想、漂浮、哄睡师……失眠的年轻人唤醒了睡眠经济。

1、失眠时,我感觉不能呼吸

在豆瓣小组里,关于失眠话题的小组有多达413个,组员分享着失眠的痛苦和各种治疗方法。在分享的案例中,失眠越来越年轻化。根据阿里健康发布的《睡不着报告》,失眠年轻化加剧,六成以上为90后00后。喊着躺平又内卷的年轻人,搜集大量的失眠“急救指南”。

失眠是身体情况异常的反应,与心理息息相关。24岁的北漂女孩钱朵朵失眠史从高中就开始了。晚上,在宿舍的黑暗中,钱朵朵觉得自己的听觉被放大,周围舍友只是正常的呼吸,在她听来尤为刺耳,“只有我是清醒的,所有的声音特别大,又烦又焦虑。”钱朵朵告诉《豹变》,最严重的时候,她感觉不能呼吸。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年半。最困难的时候,朵朵和室友一起睡觉,她抱着室友,跟着室友的呼吸节奏,才能睡着。结束高考后,朵朵发现自己的失眠情况有所好转,这种焦虑感和不安全感来自于对考试分数的焦虑。在家里,她就感觉很放松和安全。

失眠跟压力和情绪都有关系,压力更容易带来情绪上的波动,引起一系列的健康问题。心理咨询师夏雨告诉《豹变》,思虑比较多的人会在临睡时脑子变得特别兴奋,然后特别活跃。神经的兴奋得到了一些唤起,人的情绪可能像容器,需要去消化情绪,容纳情绪,但是如果个人没有心理上的调解功能,那些情绪就会非常拥挤,伴随而来的是焦虑抑郁,甚至有一些躯体方面疼痛和胃疼。

对于95后女孩阳凌来说,失眠就是一场战争,一度只有依靠药物入睡。阳凌说,她的心态很不稳定,经常看到生活上不好的一面,总会因为一点很小的事情就不开心,然后就陷入自闭感觉。

阳凌的解决方式是服药,经历一段时间的抗抑郁用药后,阳凌习惯吃褪黑素和睡眠软糖。“吃完后,我就觉得自己心理负担不是那么重,可以慢慢睡去。”每天睡前都要嚼两粒,“软糖比硬片的效果好,有时候吃完硬片,第二天起床我会觉得头重重的。”阳凌发现自己只有靠着褪黑素才能入睡。

褪黑素是人体内的松果体产生的一种胺类激素,分泌有助于调整人的睡眠状态与睡眠时间,于是众多治疗失眠的产品将其作为主要成分。在淘宝上,各类保健品每片的褪黑素含量不等,集中在1mg-10mg之间,呈现片剂或软糖形式,每瓶的价格区间为80-120元。

但是其副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对肝的副作用比较大。很多消费者刚开始吃半片,慢慢地加量越来越多,但是失眠的情况仍然没有很好的改善。

借助辅助设备入眠是很多追求科技感年轻人的新选择。手表、手环、有线耳机、无线耳机,连接APP就能检测个人的睡眠情况。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李明是佩戴设备的收集爱好者,睡眠头盔、手环,戴着这些设备入睡,监测睡眠质量。但是佩戴着这些助眠产品,除了不适感之外,更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神经科主任医师,专长于睡眠问题的盖伊·勒施齐纳 在《脑子不会好好睡》书中描述过“完美睡眠症”,仅凭睡眠追踪器的不可靠读数就诊断自己有睡眠障碍。为失眠而忧虑,那么再时刻追踪睡眠会加深失眠者对睡眠的执念,使问题更加严重。

2、哄睡师,声音好听颜值要高

为了睡一个好觉,失眠人在睡眠上的氪金上也是毫不手软。

《2021年90后睡眠现状分析报告》显示,从事互联网、金融等高收入行业的人群更易有睡眠问题。在解决睡眠问题时,90后剑走偏锋,选择人工服务哄睡师的帮助。淘宝公布的年度十大冷门职业中,哄睡师被列入其中,其余入选的冷门职业有螺蛳粉闻臭师、丝袜调色师、直播间上链师。

“老板好,请问是需要唱歌还是讲故事?”网络另一端的哄睡师荆哲开始了日常服务。“你是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聊天哄睡是他的新兼职,荆哲一天可以接到3单左右,续单率越高自己的等级也会上涨。

哄睡服务是指消费者在电商平台购买服务,商家提供真人的语音陪聊服务,用声音陪伴用户入睡。哄睡师的声音也有所区分,萝莉音、御姐音,正太音、大叔音,消费者可以试听5分钟,对音色不满意可以换人。哄睡师还可以扮演不同的“人设”,霸道总裁,可爱逗比。

哄睡师的价格并不便宜,《豹变》查询淘宝发现,哄睡师的价格区间在每半小时50-100元,如果包年,费用达到1万元。商家提供差异化服务,将店内的哄睡师分为金牌、镇店、首席等三个主要的等级,有的淘宝店还推出差异化服务,号称提供211、985学历的男神/女神来进行哄睡服务。

一位自称211学校的哄睡师向《豹变》透露,来钱快,门槛低是自己选择兼职做哄睡师的主要原因。“之前我经常去购买哄睡的服务,后来发现有招聘,就去试了。”

这位哄睡师透露自己最高纪录是一个月赚了2万元。“我聊天没有特定模式,如果你有钱怎么样都可以。”点他服务的很多是年轻的女性,在工作上有压力,晚上失眠后需要找人疏解情绪,还有的女顾客会点对骂的服务,用各种脏话来舒缓压力。

这位哄睡师把自己比作一个打工人,在付费的时间段内给老板做任务,他计划去国外留学,特别需要钱,哄睡师来钱快,如果包月包年,得到的钱也多。

一家淘宝店的老板告诉《豹变》,哄睡师的门槛较低,最主要的是年轻好看,声音好听,女孩年龄不能超过25岁。招聘哄睡师,他会让对方填写表格,然后听一下声音,把声音区分为萝莉、御姐、正太和青叔的声音。接下来就是颜值,老板说如果能拿自己的照片过关当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过关,又特别想干这一行的话,就需要在网上找几张照片以假乱真。

在分成模式上,为五五分成或者四六分成。哄睡师的分成来自续单能力,结束哄睡服务后,哄睡师会暗示客户续单,“我还有几单续单就可以升级了呢?小哥哥/小姐姐对我的服务满意吗,可以的话发红包吗?金额多少看心意呀。”

由于基本没什么门槛,行业也出现一些打擦边球的情况,男哄睡师邓恩告诉《豹变》:“有一次我加上顾客微信后,刚连上语音,就传了不可描述的声音。太尴尬了,我只能联系客服要求退款。还有很多顾客觉得给钱就是大爷,上来就开始粗话。”

3、冥想,互联网人安眠新方式

90后郭念在一家加班严重的互联网公司工作,长时间的工作压力和不规律的作息,让她饱受失眠的困扰,“白天感觉脑子很沉重,工作也没有动力。”长时间的损耗后,郭念找到了新的方法——冥想,通过“静观”和“觉察”的方式来审视当下的自己,跟着冥想平台的声音节奏来调整自己的呼吸。

郭念在工作午休的时间会抽时间在公司楼下的小花园找一个位置,戴上耳机在冥想平台寻找片刻的平静,郭念称20分钟冥想时间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缓解了压力。

年轻人一边熬夜失眠,一边极致追求养生,冥想、瑜伽成为年轻人缓解睡眠压力的新方式。

Hearly Lab冥想平台的创始人龚姿予告诉《豹变》,冥想和瑜伽的练习者是冥想平台的种子用户,从产品思维来看,快节奏城市生活下的互联网,金融从业者都是平台的潜在用户。

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21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目前,中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随之而来的是睡眠经济的繁荣,市场规模高达4千亿元。

大环境下带来了机遇,心理健康赛道逐渐细分从包括冥想、正念对这种身心平衡的调理,到可能进入到精神上的心理咨询的介入疗法,再到可能临床精神药物,有非常多的环节和价值链。

“前十年,每年一线城市有着10%的复合增长,二线三线城市可能是资源更匮乏,用户需求其实也更突出,有一个25%以上的年复合增长。”龚姿予告诉《豹变》,Hearly Lab品牌线上的冥想小程序上线2月内获得上万的新用户,显示了这个市场潜力巨大。

龚姿予曾在字节跳动、Uber 互联网大厂工作,见证和参与抖音等热门产品的崛起,同时也观察到身边很多人饱受焦虑和抑郁的困扰,很多都是很成功的企业家和创业者。

那么,从药物治疗、保健品,睡眠仪器,到哄睡师、冥想,究竟哪一款才适合受失眠困扰的年轻人?

心理咨询师夏天告诉《豹变》,失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临床上的症状。每一个人失眠者的故事和原因都是不一样。当人在压力过高、换新工作、感情不顺、家人离世的时候,常常都会有一段时间的失眠和过度唤起。如果失眠者的基因本身容易导致失眠,又刚好遇到了这些应激源,就可能有更高的风险进入这种精神和身体都过度兴奋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在应激源消失后仍会持续存在,失眠就可能转变为慢性。

夏天谈到,对患有胃疼或头疼等失眠患者的咨询治疗中,会反复交谈关于生活上感受到压力的细节,通过一次次对话让患者的“情绪”容器得到提升。

褪黑素、药物,睡眠仪器外物治疗,冥想、运动自我控制的方式,放下对睡着的执念也许是治疗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