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遭遇最严新规,抖音追剧彻底凉透了?

作者 | 刘霞 2021-12-17

「核心提示」

对年轻人来说,短视频追剧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然而,短视频侵权问题一直处于风口浪尖。12月15日,短视频迎来新的监管风暴,《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中提到,未经授权,短视频不能自行剪辑影视剧。短视频追剧真的会死于2021吗?

作者 |刘霞

编辑 |刘杨

短视频影视搬运,迎来了新一轮监管风暴。

12月15日,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明确提到,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对于短视频平台上动辄几百万播放量的搬运号来说,新规让这些“搬运工”彻底失去了打擦边球的空间。不过新规发布后,《豹变》发现,抖音上的一些影视剪辑号,目前依然在正常更新发布。

今年4月,针对短视频影视二创的侵权现象,长视频平台曾发出两次口头警告。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平台,除了联合数十家影视机构共同发声,还拉上了500多位艺人,诉求只有一个,要求短视频平台清理未经授权的影视内容。

虽然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一直在打击侵权,但在抖音、B站等平台上,依然存在大量的影视二创短视频。这些短视频吸引大量用户关注的同时,也长期游走在版权的边缘地带。

剪不断,理还乱。在打击影视二创的行动中,剪刀手、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三方的利益纠葛。此外,各种影视培训灰色产业链也悄然滋生,互联网内容平台治理面临着新挑战。

1、短视频搬运背后的灰色生意

即使对短视频侵权的打击行动已经持续了很久,但切割搬运情况仍然难止。

《2021年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2238部国内外电影作品进行监测,发现了53万多条盗版二创短视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短视频切割搬运屡禁不止,原因在于这是一门几乎没有成本的生意。

复制或引用他人作品制作短视频难度低、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和金钱,且观众很喜欢这种免费、不用看广告的视频,很容易吸引流量。

在抖音上,一个粉丝量为1000万左右的剪辑账号下的橱窗中显示,短视频运营的视频课程已卖出近23万件。除此之外橱窗内其他物品很多也已经卖出了10万+,带货变现能力不容小觑。

而且,除了流量变现,在短视频二创领域,一条灰色产业链也悄然形成。

《豹变》发现,网上有很多打着“月入过万,30天涨粉百万”旗号收徒的影视剪辑账号信息。

《豹变》联系了一位百万粉丝和一位千万粉丝的剪辑收徒账号。经过了解,两位“剪辑大师”的课程价格分别为798元和699元,学习形式则均是“录制好的视频课程+微信咨询”。

其中一个账号的主理人还发来了一张19.77万元的收益截图,表示这是一天赚的,并保证只要交钱,“一对一”包教包会,一个月可以涨粉200万。

如果说几百元的剪辑账号收徒只是蝇头小利,如今各社交平台上火爆的“视频剪辑培训课程”,则可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

“没人会教你赚钱,除非他想赚你的钱。”程翔告诉《豹变》,他今年刚上大一,本想通过学习短视频剪辑赚点生活费,结果却被割了韭菜。

程翔上个月报名了一个剪辑培训课程,对方先是用9.9元的体验课程诱导他进群,接着就是长达2小时的洗脑课程,“这期间,老师一直在画大饼”。

听完试听课后,老师催促其报名。在表明自己的经济压力后,该老师建议他通过花呗、京东白条、信用卡分期支付等形式付款。最终,在老师的建议下,程翔申请了一项5000多元贷款,交上了学费。

交完钱之后,程翔被拉进一个3000人的钉钉群,每周都有直播课。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课程与之前描述的严重不符,连教课老师都变了,交过钱之后便不再理人。

在程翔表明退费意向后,对方表示:“再向我们支付3580元现金(微信、支付宝都可),然后公司会给你取消4580元的贷款。”

《豹变》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该培训机构有528条投诉,主要涉及虚假宣传、诱导学员缴费、贷款、退费困难。

李鹏也有相似的经历,他报的是另一机构998元的培训班。据他介绍,交了钱就把他扔到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问老师问题,他们回答的也相当敷衍,有些问题直接不回复。“退钱根本不存在的,提出质疑或者退费的学员会被直接踢出群。”

《豹变》咨询了一位剪辑培训班的老师,他表示,学成之后变现渠道主要有四种:1.宣发任务,接爱奇艺等平台的新剧剪辑宣发;2.中视频变现,即按播放量结算;3.知识付费,即在直播中讲课收徒;4.直播带货,可以带自己的课,也可以带类似39.9元的第三方的课。

他还称:“如果实在学不会剪辑,可以在自己的直播间或者朋友圈里推广课程,拉一个人会得到500元佣金。当然,前提是你要先付998元购买宣发资源。”

2、为何侵权现象屡禁不止?

在影视混剪短视频惹得各方众怒后,短视频平台并非没有应对措施,比如设置了侵权申诉渠道,加大侵权投诉审核人力等。

根据短视频平台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抖音审理了将近4万起侵权举报,下线了2万多条侵权视频,永久性封禁2000多个违规账号。而快手同样下线了2万多条违规视频,以及封禁2000多个违规账号。

即便如此,侵权短视频依旧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去年3月,优酷出品剧集《冰糖炖雪梨》开播次日,在快手搜索“冰糖炖雪梨”,出现大量切条、整条视频等不同形式的侵权内容。

此后,优酷先后多次发送侵权告知函,要求快手平台删除涉案侵权电视剧,不过快手用户仍然在上传作品剧集。仅优酷取证的三十个侵权账号,在热播期内就有607集完整剧集,总播放量超过3300万次。

11月2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对优酷诉快手短视频侵权《冰糖炖雪梨》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优酷胜诉并获赔46万。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拥有各种高大上的审核机器,设有邮箱、线上等多种版权举报入口,同时还有大规模的人工审核团队,为何侵权现象依旧屡禁不止?

“对于影视二创类的视频一般要人工审。二创要看视频的加工力度,如果只是简单的切割就属于搬运了。”梁文在某头部短视频平台做过审核,她告诉《豹变》,对于搬运视频平台不会下架,而是会打压视频权重,通过搜索还是能找到。

据她介绍,不是每个影视方都跟平台打过招呼,打过招呼的再放出来就侵权了,平台会吃官司。所以,具体审核工作中,规则经常变动,几乎是一周一变。对于需要注意的影视作品,都会被提前通知要特别留意。“比如之前热播的《创造营》就特别注意版权,还有球赛的版权也是红线。”

审核中难免会出现误判的情况,梁文表示,平台设置了专门的申诉队列应对审核失误,他们会进行二次判定。

梁文认为,比起一周一变的规则,“人的有限性”是二创短视频审核工作更大的难点。“说实话,是不是影视侵权,我有时候也分辨不出来,因为并不是所有影视剧我都熟悉。”

此外,“剪刀手”模糊的版权意识,也是侵权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影视解说UP主何伟对《豹变》表示:“没有明确的规定什么算侵权,我就先剪着吧。”

何伟从今年4月就一直关注着短视频二创的监管动态。目前来看,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从4月到现在,粉丝还涨了5万。

他表示:“观众喜欢听影视解说,这是刚需,应该不会被一棒子打死。我们也在等行业规范出来,按照规范来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说不定哪天版权方和平台就会过来找麻烦。”

而在短视频平台上,可以找到各种“如何逃避平台审核”的教学视频,其中去水印、放大、缩小、加滤镜、加特效、加转场、调色、抽帧、镜像、调整视频顺序等,都是剪刀手们经常使用的手段。

3、长短视频之争

“所谓二创内容就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与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

“现在短视频平台的个性推荐实在太强大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这是爱奇艺CEO龚宇、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和优酷总裁樊路远在今年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的发言。

实际上,长短视频之间的版权战争,早在五年前就已打响。2016年,腾讯曾以侵犯著作权的名义向字节跳动发起第一轮诉讼,截止到今年,双方互相发起的诉讼已经达到了35次。

2019年1月,腾讯起诉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称其招募、组织主播直播《王者荣耀》游戏的行为未获腾讯授权许可,涉嫌侵犯腾讯对该游戏所享有的著作权。今年6月字节跳动起诉腾讯视频侵犯《亮剑》影视著作权,并申请禁令。8月,腾讯视频起诉抖音《扫黑风暴》侵权,索赔1亿元。

从《王者荣耀》到《亮剑》再到《扫黑风暴》,长短视频之间的纷争也揭示了一个事实,短视频已经成为长视频平台最大的心病。

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达8.73亿,用户平均每天花2小时看短视频。

短视频的用户增长相当于直接从长视频的钱袋子里抢钱。

《2020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短视频广告增幅达106%,远超长视频广告25%的增幅。广告主的转移,让以广告和会员作为主要收入的长视频平台,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另一方面,长视频用户增长见顶已是不争的事实。以爱奇艺为例,目前,爱奇艺会员数已经遭遇天花板。自从2019年Q2爱奇艺付费会员达到1亿人后,增速明显放缓。

今年第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为42.9亿元,同比增长8%;付费会员数为1.036亿,同比减少1.1%,环比下降2.4%。

由于会员规模已有到达天花板的趋势,因此爱奇艺只能通过“会员费涨价”来深挖单个会员价值,努力提高收益。

12月15日,爱奇艺VIP会员宣布涨价,年卡价格不变,月卡、季卡涨幅在9%-20%之间。

涨价除了遭到了用户吐槽,也引起了市场对于其现金流的担忧。

爱奇艺财报显示,上市以来,爱奇艺的净亏损额已经超过300亿元。根据今年三季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爱奇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10亿元。其中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约为73亿元。

此外,11月30日,爱奇艺宣布提前回购一笔原定于2023年到期的可转债,价格约为47亿元。这意味着,如果如数偿付,爱奇艺目前账面上的现金只剩约26亿元。

短视频对长视频广告与会员业务的强力打击,加上吃紧的现金流,让二者的用户之争变得更加剑拔弩张。

对双方来说,放弃对抗,建立一个合作的商业模式,把抢蛋糕变成分蛋糕,或许才符合更长远的趋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