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腾笼换鸟」

作者 | 宋子豪 2022-01-06

「核心提示」

2010年,腾讯成立第12个年头时,遭遇阵痛,马化腾带领腾讯反思“什么是能被认同的”,此后腾讯从封闭走向开放。又一个12年即将过去,腾讯动作频繁,在主营业务上保持克制谨慎,派息式减持京东,甘做小股东,背后似乎在下一盘大棋。2022年1月1日,一支浓缩腾讯三年转向的宣传片,揭开了谜底。

作者 |宋子豪

编辑 |邢昀

腾讯正在发生巨变,似乎变得“很不腾讯”了。

标志性事件之一是派息式减持京东。

2021年12月23日,腾讯以中期派息方式,将其所持有约4.57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腾讯股东;派息完成后,腾讯持有京东股份占比将从约17%降至约2.3%,不仅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反而成为一家接近“可有可无”的小股东。

十几年间,腾讯国内外投资多达数百项,马化腾一度说过所有投资中他最看重的是“京东”。外界普遍认为,“豪掷千亿”的派息式减持京东只是腾讯战略投资大变局的起步动作。

标志性事件之二,是腾讯在其主营业务之一网络游戏领域开始大规模启动科技“防沉迷”。

去年8月3日起,腾讯以《王者荣耀》试点,对全线游戏进行“双减、双打、三提倡”。为此,腾讯三季度财报显示,仅2021年9月未成年人在本土游戏市场流水,相较上一年同期由4.8%下降至1.1%。

标志性事件之三,是近三年来世界互联网大会各个分论坛上活跃着介绍业务的腾讯副总裁们,演讲的主题都变成了“腾讯某某业务(或技术)助力实体经济”。

这些变化有联系吗?如果是,其逻辑是什么?

从零散的现象看难以理解,但浮着的一座座冰山之峰在水面下是相连的,腾讯的肌体正在发生一场巨变,这场巨变之深刻不亚于11年前,彼时的腾讯在3Q大战后决意“由封闭转向开放”。

这一次转变,腾讯将告别那个四处投资独角兽的形象,其将“数实融合”即“产业互联网”提升到更加重要的战略地位,专注于用科技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

2022年1月1日,腾讯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了一支品牌广告,短短60秒长,浓缩了腾讯三年的转向,8个字的标题概括了腾讯“求变新宣言”:腾讯助力实体经济。

为此,马化腾也在朋友圈昭告天下,“三年来,我们与实体经济更近了。助力实体经济,是机遇亦是责任。”

这种转变乍看起来一点也不“腾讯”。毕竟腾讯给大家的主要印象,是一家依靠超级爆款产品打遍江湖的公司,QQ、微信、微信支付、王者荣耀游戏……或许在未来,这样的事会变得“很腾讯”。

价值千亿的京东股份大放送,以及刮骨疗毒一般的互联网拆墙,都预示着这次转变不是虚言。更何况,腾讯真心认为,顺应时代需求其实也是抢抓时代机遇和风口。

1、向12年前的“巨痛”挥帽致敬

2010年,腾讯成立第12个年头。从2005年宣布转型“一站式在线生活平台”后,腾讯在中国所有互联网企业中一骑绝尘,率先进入裂变式发展快车道,彼时实力更是远超阿里、百度。就在似乎一切都很美好的时刻,第一场改变腾讯命运的巨痛,来临了。

3Q大战的终局,是腾讯赢得了所有法律诉讼,360赔钱并且道歉。但腾讯却输掉了舆论,让业界和社会对其质疑声更多、更大了。而360不但没有死掉,用户量也有增加,半年后在美国成功上市。

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化腾说:“过去,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是对的。但是现在,我们要更多地想一想什么是能被认同的。”这是一种痛过、乏力过之后的深刻反省。

2010年11月11日是腾讯成立12周年纪念日,当天,3Q大战之后的腾讯在央视发布了《弹指间,心无间》品牌广告,该广告成为其由封闭走向开放的宣言。

那一天,也是腾讯12岁生日。掌门人马化腾完成庆典演讲后没有回家,而是驱车回到办公室,起草了一封《打开未来之门》的邮件致全体员工,信中称3Q大战带来了“深入骨髓的乏力感”,他给所有腾讯人打气说:“再过12年,我们将会对这段日子脱帽致礼。”

2011年6月,腾讯在北京举办了千人级首届合作伙伴大会,宣布将原先封闭的公司内部资源向外部第三方无偿开放,包括开放API、社交组建、营销工具及QQ登录等。至此,腾讯由封闭走向开放,放弃大量业务的自营,转而成为相关创业者、生态企业的赋能型合作伙伴。

时间进入2022年,接近12周年了,腾讯的确应该向当年的“公司成立以来从未遭到的巨大安全危机”脱帽致礼了。由于那次巨痛,腾讯进行了巨大改变,由封闭走向开放,转型为一个“连接一切”的平台,从而在10年间完成数倍翻番的几何级增长。11年的开放战略,也让腾讯驶上快速发展新车道,成为中国甚至全球最重要的互联网科技企业之一。

2、谋变:主动做实体经济小助手

如果说,腾讯12年前的那场企业巨变是被动的,那12年后这场巨变则是腾讯主动选择的。

从2021年4月始,腾讯启动新一轮(第四次)战略升级,将“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调整为公司发展的核心目标,并于4月和8月宣布投资共计1000亿元资金支持我国实现共同富裕的国家战略目标。

而马化腾自己则在2021年12月的集团年度特刊上撰文写道:“以前习惯从产品出发做创新,今后要站在全局角度去寻找更系统的解决方案。”翻译一下,就是先找社会痛点,再利用科技力量做产品或方案来解决,做好实体经济的数字化小助手。

腾讯为何做出这样一种选择?有两个重要原因。

一是腾讯经过近三年探索,已坚定地认为“数实融合”适合成为其未来发展的新赛道。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近年进入最关键时期,我国社会各行各业包括制造业、服务业以及政府事务全部看到数字化的好处。

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在2021年腾讯数字生态大会上说,数实融合对于各行各业来说,以前是“选答题”,今后成为“必答题”,甚至我国实体经济未来数十年将是数字融合的数十年。在近三年,腾讯利用积累的用户、技术、安全和生态优势,已经助力各行各业进行多种数实融合尝试,并取得了一系列成功。

第二大原因,数实融合符合国家战略需要,更是时代所需。经济学家诺斯说,“技术进步、投资增加、专业化和分工的发展等,并不是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因素,决定经济增长的因素是制度。”数实融合恰恰是顺应了制度所需和社会需求。

我国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在实现小康后,共同富裕成为国家新目标、新战略,而科技富民是共同富裕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作为我国重要的数字科技企业之一,腾讯选择成为“时代的腾讯”,未来大力发展数实融合,也成为国家经济增长的新抓手。

3、从副业到主业

与上一次危机发生后仓促应对不同的是,早在2018年下半年,腾讯就敏锐地感觉到了数实融合的新机遇,并且开始了渐进的、主动性的战略改变。

2018年9月30日,腾讯对外宣布第三次战略升级,方向是“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其内部将此称为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产业互联网”被腾讯认定为互联网的下半场,腾讯的使命是“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2019年2月,马化腾亲自在《财经》杂志撰文,标题为《科技向善》。在文中,他先是设问,“一个问题仍经常在我脑中出现:我们能不能通过科技缓解人们的苦楚,帮助到有需要的人群?”,然后指出技术驱动的产业互联网完全可以解决社会痛点,回馈社会。

外界可以看到,2018年下半年以来,腾讯骤然加大了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力度。在社会公共服务领域,腾讯响应国家数字政务战略需求,推动了全国数字政务发展。再例如2020年腾讯打了一场新冠疫情同心战疫,其年初与武汉当地医疗团队打造了“新冠肺炎影像识别系统”,两个月间为24000多名患者进行肺部CT诊断,后被搭载于医疗车用于快速筛查;腾讯还助武汉建立了“公共卫生应急指挥系统”。

实际上,在企业端的生产、制造领域,腾讯借助云、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领先科技,致力于使生产、制造各环节可测量、可持续优化。三年来已帮助三一重工、中国一汽、大疆农业等数百家企业开发数智制造系统。

腾讯还十分关注“三农”领域以及乡村振兴。近年,腾讯启动了一个“为村”项目,核心是为每个村庄通过微信公众号的方式提供一个移动互联网工具包。

在腾讯内部,还出现一个引发全员关注的事例:2019年这家互联网企业破天荒地招聘了一位农学博士史磊刚,这位博士原先主业是分子育种设计,来腾讯后基本不坐班,而是和他的团队一起奔赴全国各地的田间地头说服农民、乡长、县长发展“智慧农业”,将物联网、大数据等运用到农业生产、服务和销售中去。史磊刚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3年构建3个可落地推广复制的智慧农业模式,帮助100个县。

在最新的品牌宣传片中,腾讯总结了过去三年的数实融合答卷——携手30多个行业,合力打造超过400个行业解决方案。

正是因为有了前三年的数实融合实践,在2021年4月,腾讯才毅然宣布历史上的第二次大转型。马化腾就此在员工信中写道:“公司将‘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纳入公司核心战略,一起成为公司发展的底座,牵引所有核心业务,全面落实科技向善使命。”

4月19日当天,腾讯同时宣布将为此首期投入500亿元,设立“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并推动战略落地。4个月后的8月18日,腾讯对外宣布再次增加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

腾讯对外解释,首期500亿元资金多着眼于基础科学、教育创新、碳中和、FEW(食物、能源与水)、养老科技和公益数字化等领域的前瞻性探索;第二个500亿则呼应社会当下关切,聚焦在带动低收入增收、帮助医疗救助完善、促进乡村经济增效、资助普惠教育共享等切实带后富、帮后富的领域,长期、持续提供支持。

4、腾笼换鸟谋新局

时至今日,还是有人将腾讯近年一系列变革以及战略转型宣言形容为务虚,担心其举着新旗帜,仍然会依赖旧路径。但笔者经过仔细分析,对此有些不同看法:

产业互联网的实质是数实融合。首先,实践已经证明,顺应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以及解决民生痛点的数实融合策略,并不只是虚喊的口号,而是可以抢占实实在在的数字经济风口。

回首腾讯商业成功的来路,其QQ、微信、微信支付、公共生态平台,其实无一不是顺应了通讯、支付等民生痛点。同样,字节跳动、阿里等同样是满足了短视频社交、快捷购物等民生稀缺,才得以取得成功。国家战略本来就是为解决民生发展问题的,企业顺应国家战略,主动寻找民生痛点其实是顺应时代发展,主动寻找发展中的新风口。

其次,根据发展方向、技术和适配性,企业天然会选择取舍,有所为、有所不为,不适配的需求将通过企业和社会分工得到解决。在2021年底的致辞中,马化腾也对全体员工提出:一方面要深入下去找到社会需求和痛点,要善于“识别和判断需求”,另一方面则要“不在需求中迷路,结合自己长处去解决关键问题”。

再次,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腾讯正在进行一场虚实结合的“腾笼换鸟”运动,“笼”是腾讯拥有的技术、产品、数据的能力,将过往的线上服务能力转化到线下实体产业,群鸟争鸣胜过一鸟独唱,这是社会财富增量的体现,也是造福社会、共同富裕的使命担当。

麦克利兰说,一个公司如果有很多具有成就需要的人,那么,公司就会发展很快;一个国家如果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就会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无疑,腾讯意欲在数实融合的新时代找到自己的定位。

细察十几间的腾讯发展史,可以发现,这是一家勇于直面不足和批评,并且能够认清、抓取时代机遇的企业,相信这一次腾讯的巨变仍是如此。清朝学者陈澹然曾言: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此次腾讯其实是放弃“谋一域”,选择“谋全局”,与时代共进退。

“为问题寻找答案,为能力寻找应用场景,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创新创造过程。”对新的转型之路,马化腾这样评价。